【小说】熊警察检查身体

泌尿科外科的胡大夫长的五大三粗,身高差不多180m。浓眉大眼,戴上口罩之后,一股英武的神奇从眉宇之间迸射出来,加上低沈沙哑富有磁性的嗓音,让人不由得产生了权威感。院里面的同事都开玩笑地叫他“胡屠夫”。虽然是“糊涂,糊涂”的叫,也别看他高高大大,手臂粗壮,可他的动作却一直是最轻柔灵巧的,才三十五岁就做了副主任医生。加上他的性格温和,对病人总是那么有耐心,升职在望。很快他就要晋升了。正好今年轮岗,轮到了体检中心,一下子抽离了最能够锻炼人的临床工作,对于晋升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可胡大夫没说什么,笑笑,不就是轮岗一年嘛。

这天天气晴朗,差不多到了下午五点半下班的时候,办公室里被斜照的夕阳染成了金黄色。胡大夫看看已经很久没人来体检了,就开始洗手,准备摘了口罩换了白大褂,完成今天的工作日记后离开。这几天是公安局一年一度民警集体体检的时候,“这局领导还不错。”胡大夫一边任清澈的水流过毛发旺盛的小臂,一边想着。他今天已经做了差不多70多个民警的直肠指检前列腺和取前列腺液了,感觉上已经累的不行。但这个是泌尿科大夫最最日常的功课,他们必须精通掌握。想起以前实习的时候,他的老师给人做检查,弄得病人在床上嗷嗷直叫的痛苦样子,他不由得笑笑,陷入以前的回忆中。

突然门“叩叩”地响了两声。胡屠夫甩了甩手上的水珠大声说:“请进!”。胖乎乎的刑侦队胖乎乎的老于连便装都没来得及换,穿着警服,在门口探了探脑袋:“大夫,不好意思了。手上的案子刚刚忙完,来晚了。”“没事没事,进来进来。”胡大夫笑了,但是戴着口罩老于看不见,他只看见大夫眼角微微挤出来的鱼尾纹。突然老于说:“大夫,我想先上个厕所。”“去吧,我等你。你把表格先留下来。”老于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去了厕所,胡屠夫就开始填写表格相关的内容。“于镐健,48岁,身高170cm,体重80KG。警衔二毛一。”“工作很辛苦哦!”胡屠夫对着上厕所回来的老于说到,老于拿着张纸巾还擦着没有完全弄干的手,不好意思的说道:“实在是对不住,案子最近有点多,耽误您下班了!”“没事,你先把裤子解了,照图上的那个样子趴好。”胡屠夫指着挂在诊疗床墙上的那张示意图给老于看,那是一张胸膝位的示意图。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病人双膝跪在诊疗床上,两只手臂屈于胸前,在胸口处垫着枕头或者棉被,屁股抬高撅起来,两条大腿分开。这个是临床检查屁眼和前列腺的标准姿势。胡大夫便转身去戴手套,找试管。等他准备妥当转过身来,却发现老于还愣愣地站在那里,涨红了脸。“哈!又不是第一次体检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检查一下啊。”“哦……检查这里我还是头一遭,原来都不……”老于喏喏地说,开始解开自己警裤的腰带。“那我不看!”胡大夫这时候像个小孩子般笑眯眯地转过了身子,又留下一地的鱼尾纹。

他听着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响了一阵,还伴随着钥匙之间碰撞发出的金属声,以及解开皮带扣发出的清脆响声。“大夫,好了……”于是胡屠夫转过来,看见了一副哭笑不得的场景:胖乎乎的于警官脱了鞋,正穿着浅蓝色夏天的警服常服趴在诊疗床上,深蓝色的警裤只拉下来一点点,露出小半个白白胖胖的屁股。穿着黑袜子的半只脚掌正藏在裤腿里。“于警官,这样子我干不了活的!”胡屠夫左手拿着试管,右手戴着一次性乳胶手套,“再把裤子扯低一点呗。”

“哦……”于警官还是有点害羞,或许职业的关系,从来都是他高高在上审讯者一个个犯罪嫌疑人,这样子趴着,撅着屁股被医生检查自己最私密的地方应该还真是头一遭,象征性的把警裤又往下扯了扯。菊花还是没有能够露出来。胡屠夫也深知这些做警察的心理,笑呵呵地说说:“怕什么,你们王局长早上也来了,豪迈的很,一把就把裤子给脱光光了。当时还是轮到我不好意思呢。”

王局长和老于当年是警校同学,听了胡大夫这么一说,心里面似乎没那么紧张了,可是还是没办法把警裤脱到能够做检查的地步。胡屠夫说:“帮我拿着试管,我要开始了。”于是老于接过试管,将头埋在了两个高高的枕头里。胡屠夫腾出了左手,就好干活了。他扯着于警官的制式皮带,刷的一下就把他的警裤扯到了膝盖。“抬左腿!”趴跪着的于警官照办,胡屠夫将裤子又往下拉了一下,正好褪到结实健壮的小腿上,“抬右腿!”于是右边也如法炮制。于大警官的警裤就这么被经验丰富的胡屠夫褪到了小腿肚子上。

毕竟一直是工作在一线的老警官的,即使有些发福了,可依旧如此好看。白白胖胖的屁股浑圆饱满,脂肪掩盖不了坚持训练出来的翘臀;支撑着整个身体的两条大腿孔武有力,上面密密的生长着浓黑的腿毛,向上一直延伸到与阴毛连接。胡屠夫戏谑地拍了一下于警官的屁股,立马感受到了包裹在脂肪里面臀大肌的弹性,“于警官,再抬高一点。”

见于大警官没什么反映,他又只好自己来了。他把老于弓起的粗壮腰往下一按,肥胖结实的屁股立刻翘了起来。他又扣着于警官强壮的髋部向上一拉,这个屁股的形态更加完美了。胡屠夫此时在工作,更是在享受摆布一个强壮老警熊的快乐。

“腿再分开一点吧。”于是胡屠夫顺势把手插进了于警官粗壮大腿的内侧,轻轻地左右别开到了标准的位子,反手向上一掏,握着了他的蛋蛋和软绵绵的阴茎,向后捋了一下,让蛋蛋和阴茎处在了一个舒服的位子。

“小蛮腰不要立起来哦!”胡屠夫笑着开了个玩笑,又把于警官的腰向下一按,两瓣结实精壮的屁股顿时如同绽放的花瓣般打开,吐露出了被茂盛毛发包裹着的花蕊——于警官浅褐色的屁眼。此时正紧紧地缩成一团,等待着胡屠夫的检查。恐怕这时候的于警官早已经涨红了脸,握着试管,把头深深地埋在枕头里,不好意思面对这一切了。

“别怕,很快的。”胡屠夫给自己的右手食指做了足量的润滑,然后又将润滑剂滴了一二毫升在于警官屁眼上,突然的凉意让他一下子收缩了屁眼。“别紧张,别紧张,放松一点,一下就过去了。”胡屠夫毕竟是经验老到,懂得怎么安慰一个病人,尤其是一个跪趴在眼前的胖壮老警熊。

他把右手食指抵在于警官肛门的下缘,左手手肘轻轻压着他的胖壮腰,防止他忽然把腰肢立起,造成伤害。屠夫的手指并不动作,等待着于警官的适应。等了十来秒,他就开始轻轻向下按压于警官的肛门了。他的肛门着实漂亮,他下手就更加轻柔了。

即便是叱咤八面的老刑警,此时他也只有任由医生摆布的份,他的肛门渐渐放松了。抵在于警官肛门边缘的手指瞬间感应到了这一变化,胡屠夫往内一按,整根手指借着润滑剂的帮助无比顺畅的齐根没入刑警的屁眼里。于警官“啊!”的叫了一声,顿时感觉到自己的后庭一下子充实了,但一点也没有痛的感觉。

“我说了不痛的吧!”胡屠夫用粗砺的嗓音轻声说着,“我要开始了。你放松就好,不会痛的,最多有点酸胀。”“嗯……前列腺……尿道球腺……”胡屠夫开始按顺序用手指探起虚实起来。

一边摸着,他一边问:“于警官入行多久了?”“嗯……差不多二十六年了。啊!……”“放松,放松……好像最近很累?”“是啊,最近案子太多了,队里又有不少年轻人缺乏经验,要我们老人带着,工作几天不合眼是常事。今天刚刚结了一个就赶紧过来。”“哦…你们真是辛苦了。才48岁,前列腺就有点肥大,抽烟多吗?”“那个……有时候破案熬了几天几夜,实在顶不住了就抽几支。”“那你休息怎么样?”“嗨,你知道的,警察哪里有什么劳动法啊!啊……”胡屠夫看来这一手就按在了于警官前列腺的顶叶上,顿时觉得腰膝酸软无比,又忍不住叫了一声。“平常喝酒多吗?”老实说。现年48岁的于大警官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被一个五大三粗的大男人扒了警服,还这样子趴着,屁股撅上了天,伸入一根手指在里面搅啊搅的,而且自己做刑警的从来只有指使别人和犯罪嫌疑人的份,今天却那么容易就被捅了屁眼,他原本以为可以抵抗一阵子的,如今还被医生要求“老实说”,他的头埋得更深了……“要是案子破了,兄弟们会一起喝酒……”“我就知道!”胡屠夫的语气听得出有点生气了。“你们这些做警察的,都不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平时工作都够辛苦了,现在还这样!”“腰不要立起来!趴低!放松!”胡屠夫又用左手按着于警官的虎背熊腰,他的屁股再度高高撅起。右手开始换了手法,语气再度温和起来:“检查完了,前列腺有点肥大,其他很好。接下来要取你的前列腺液化验了,还是和刚才一样,不要紧张,顺从身体的感觉就是了。”胡屠夫的手指按在了于警官的前列腺上。

于警官刚刚昂起的头又埋进了枕头里,他感觉到医生的手指在他的体内探索着,投石问路,但是每一下都很轻柔。他感觉他的里面有一个点,似乎在感应着胡屠夫的号召,每一下都发出着让人害羞的信号,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体验。胡屠夫轻柔的手法刺激着刑警体内敏感的神经,神经连绵不断地发出刺激的冲动,传递给他前面的老兄弟,也传递到大脑的底层。于警官的老鸡鸡渐渐地昂起了头,两粒睾丸也开始向上收紧,紧贴着胯下。

“屁股再抬高一点,腿分开。”于警官早就没有了刚刚的那些矜持,反而感觉到一丝奇妙的快感,然后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硬了啊?呵呵。”胡屠夫笑着说,让于大警官有点感觉不好意思。“没事!男人嘛,正常反应。”胡屠夫把压在于警官的手臂松开,去抚摸他的蛋蛋和鸡鸡。于警官阴茎的包皮有一半还在龟头上,胡屠夫轻轻往后一撸,整个龟头弹了出来。于警官鸡鸡受到突然而至的刺激,顿时屁眼不由得一紧,夹住了胡屠夫的手。尽管被夹紧了手指,但是胡屠夫的指尖还是能够灵巧运动,他也就在这一夹紧的瞬间摸到了于警官体内的G点,一粒坚硬的小核。“放松,放松,马上就结束了。”胡屠夫安慰着在抽搐中的于大警官,轻轻用左手抚摸着他的胖屁股。于警官深呼吸了一口气,胡屠夫感觉手指轻松不少。

接下来于警官感觉到自己的前列腺正被一根手指不断入侵,自己前列腺被一根手指轻柔地按摩着,先是左边,然后到了右边,每边各按了差不多40来下,他发觉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在他的胯下扩散开来,屁股也不由自主地向上撅起。接下来他感觉到胡屠夫的手指按着他前列腺的正中了,温柔而坚定地从上方一直向下刮着,每一下都按在了刚才让他颤抖的G点上。

“啊!”于警官突然喊了一下,刚到一半他又把声音吞回去了。“没事,没事,顺从你身体的感觉,放轻松来。”胡屠夫戴着口罩的脸庞盯着于警官趴跪着的腰身,天蓝色的警服衬衣被他捞上了肚子,深蓝色的警裤也已经有点凌乱不堪。他在观察什么时候是最佳的时机,收集眼前这个胖壮刑警的前列腺液。于警官这个时候倒反觉得是有点享受了,整个人都迷茫起来,似乎被性欲快感控制了的刑警也和一般人没有什么两样。“把试管给我吧。”胡屠夫接过了于警官递来的试管,伸手到他的身下,边缘抵着刑警完全勃起了的阴茎龟头上的马眼。因为被于警官握着,已经被他的体温温暖,不会有太多打断高潮的感觉。他注意到老于的卵蛋也在随着他有节奏的剐蹭而收缩。胡屠夫觉得是时候了,停止了剐蹭,用指尖一下点在刑警的G点上。刑警敏感的神经再也无法控制他的肌肉,瞬间达到了前列腺的高潮,在高潮的冲击下他的精关开始崩溃。

“啊啊 啊啊……”于大警官顿时再也憋不住,放声大叫起来,然后整个人开始颤抖。这和以前胡屠夫的师父让病人发出来的痛苦叫声截然不同。于大警官的屁眼夹紧了屠夫的手指,阴茎坚硬无比一挺一挺的,像是在射精,但却没有任何液体流出来。过了一两秒钟,第一滴透明的前列腺液从龟头涌出,一开始挂在于警官的马眼上,像是一粒慢慢变大的珍珠,紧接着就有前列腺液汩汩地流了出来,贴着试管的管壁流到了试管底部。

于警官感觉想尿了,但是刚才去上了厕所,短短几分钟又不可能有那么多尿,他一收缩逼尿肌,又是一道前列腺液像射精一般射进了试管里。胡屠夫像是松了一口气,又轻轻刮蹭于警官的前列腺几下,每刮一次,于警官的胖壮腰就颤抖一下,射出一道前列腺液来,胡屠夫的手指也因此被夹紧一次。如此反复刮了几下,刑警还在神经的支配下抽搐,但是已没有前列腺液射出来了。

“好啦!警官。”胡屠夫将试管转身放在了一旁的试管架上,拿出一块消了毒的纱布,握在刑警的阴茎上,吸干没有被收集起来的体液。此时的鸡巴还是硬梆梆的。胡屠夫拿着纱布,开始将右手食指慢慢抽出于警官的身体。

于警官的身子又是一颤,大喊:“啊!要射了……射了……”高高撅起的屁股再也撑不住,直接垮下来。胡屠夫见状,赶紧用纱布握着于警官坚挺的阴茎,顺势温柔的套弄起来。。于警官就在胡屠夫温柔的手中爆发了,胡屠夫感觉刑警的精液止不住地一道一道喷射出来,先打湿了纱布,然后再射穿了纱布,射了一些在他的双手,最后沾了几滴在蓝色的制服上。两条粗壮的大腿也止不住地收紧、颤抖,腿上的毛发也因为高潮的到来而一根根立起来。射出了所有的精液,于警官趴在枕头上,大口地喘着粗气。胡屠夫可算是把手指给抽出来了。他脱掉手套,包着沾满了精浆的纱布,一起丢到了垃圾桶里。然后胡屠夫温柔地用手抚摸着于警官胖壮的屁股,笑道:“挺猛哦,像机关枪一样。”

于警官的双颊通红,不好意思地说道:“最近太忙…禁欲太久了。”其实这几天帮公安局的民警做前列腺指检,都不知道有多少个警察在他温柔的右手的按揉下射了精,特别是那大大咧咧的王局长,甚至在胡屠夫的手刚刚进入肛门时,就已经射得一塌糊涂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