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三个男人一个家

三个男人一个家
三个男人一个家
1
凯今年24岁,身高185厘米,长相用时下流行的话说就是帅呆了,酷毕了,浓眉大眼,雪白的皮肤,修长的大腿,一副小巧的眼睛更是让他文质彬彬。从大学毕业后,就和大学的女友一起留在上海,凯最不满意的就是自己的工作,在一个快要破产的国营厂里当一个销售职员,而自己的女友已经成为一家日资公司的总经理秘书了。
今年的2月2日,是一个注定改变凯生活的日子。这一天主任叫凯一起去吃饭,请给公司融资的一家私营银行经理,公司现在就在破产的边缘挣扎,所以这个银行家对公司很重要。凯穿上黑色的西装来到约好的饭店。凯很不喜欢这个肥头大耳的银行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肥猪却一个劲的看自己,打听自己,问自己结婚了没有,多大年纪,喜欢什么颜色,凯觉得好笑,自己又不是女人,这个胖猪可能喝多了。凯不胜酒力,才喝了一杯白酒,白皙的脸就转为红色,这到使凯本就迷人的嘴唇更加注目。那个银行家看的如痴如醉,凯的身上就象是千万个虫子在爬,只想快点结束这顿没有胃口的饭局。凯夹起一片青菜,突然,感到胖猪穿着袜子的脚踩在自己的鞋上,然后顺着鞋向上进入西裤的裤腿里,因为是穿西装,所以凯西裤里面没有别的裤子,就感觉胖猪的脚在摩擦自己的小腿,凯看了一眼胖猪,那个家伙正在对自己不怀好意的笑着。主任已经喝多了,正在那里胡说一通。胖猪把手伸进凯西裤的兜里,隔着布摸着凯的大腿,腿根,慢慢到了凯的男根。凯的生殖器平时就算不膨胀,就很长,显然这个胖猪被这个男人的尤物弄的魂不守舍,胖猪显然不满意这样,把凳子搬的离凯更近了一点,手离开裤兜,直接摸到西裤的拉练,拉下拉练,进去,隔着内裤感受这个大帅哥的私处,凯很窘迫的看着主任,希望他能提出结束,但是主任还是在那里埋着头瞎说。胖猪的手摸到凯赤裸大腿上,感受着男人的腿毛,凯的腿毛很多。胖猪的手顺着凯浓密的腿毛回到内裤的边,开始摸着内裤边的阴毛,从内裤的边进入,摸到了实实在在的凯的鸡巴和硕大的阴囊。胖猪过了一会手瘾之后,因为在公共场所,捏了一下凯的龟头,把手收了回来。然后在凯身边小声说,“跟我吧,我让你做我的助理,工资随你要,我太喜欢你了。你在他们那里根本没有前途。”胖猪塞给凯一张名片,意犹未尽的离开了餐桌。
凯的公司越来越不景气了,现在已经发展到不能按时发工资了,现在他的工资是女友的十分之一,作为一个男人,凯很难平衡自己的心情。这天,因为要参加朋友的婚礼,凯穿上那件使自己英俊挺拔的黑色西装,从上衣兜里摸出一张名片,原来就是那个变态银行家。凯的心突然动了一下,优厚的条件使他不得不重新思考这个问题,他知道自己要付出什么,但是,没有几天他就会靠女友养活了。
凯给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说自己临时有急事不能参加婚礼。然后,打车来到这个城市的金融区,找到了这座不算矮的豪华的银行大楼。秘书给胖猪老板打了电话,说现在有重要会议,让他到会客室稍等。凯坐在这间小型会客室里,思想还在进行着斗争。正当凯进退两难的时候,门开了,胖猪兴奋的反锁上门,然后按动电钮,把窗户上的百叶窗放下,“我说谁呢,原来是大帅哥,失敬了,怎么,这么有空来我这里参观。”凯向胖猪说了自己公司的情况,希望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合适的职位。“这还不好说,你大帅哥开口,不过,你也知道,我们这样的生意人是不会亏本的。”胖猪的手开始在凯洁白的脸上摸着,凯的脸瞬间变成了红色,“怎么,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还装什么处男。”胖猪的手解开凯的领带,把衬衫上的一个纽扣松开,手进入衬衫,摸着这个如花美男的胸部,凯感觉这支手在自己的乳头上用力的按着,胖猪把嘴对到凯的嘴上,热情的亲吻着红唇,白齿,软舌。凯的衬衫上的纽扣一个接一个被解开,胖猪手的范围从乳头到腹部,到肚脐,开始要抽腰间的皮带,凯连忙护住皮带,“怎么了,啊,你担心外面,放心,这间会客室是特制的,隔音效果一流,而且钥匙只有我一个人有,你叫床的声音只有我能听见。”凯不得不放下在皮带上的手,凯的外裤顺着自己白皙颀长光滑的大腿褪了下去,衬衫也被胖猪早就脱掉了,胖猪把凯搂在怀里,一只手搂着凯的腰,一只手在凯突起的内裤上轻轻的按着。胖猪把凯放在桌子上,一边欣赏这具诱人的男体,一边迅速的脱光自己的衣服,分开凯的大腿,把凯紧身内裤稍微拉下,露出他梦寐以求的粉红色的花样美男的最宝贵的地方,含入口中,凯开始发出小声的呻吟,胖猪把凯翻过来,把凯的身体向下拉,让大腿悬空,丰满结实的臀部正好在桌子的边缘,凯大声的叫了一声,感觉自己的肛门被一个不合规格的大肉棒强行捅入,胖猪兴奋的在这个处男洞里使劲的抽插,射出的精液洒满了凯雪白的后背,胖猪伸手从凯的大腿中间摸着凯前面的鸡巴,感觉身下这个极品快要射精的时候,拉长凯龟头下的包皮,护住膨胀的龟头,不让精液流出来,然后把嘴凑过去,松开捏住包皮的手,凯乳白色的精液流入胖猪的口中。
从此,凯成了这家银行的总经理助理,办公室就在那间小会客室里,任务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总经理需要的时候,帮助总经理放松。当他骄傲的把高于女友的工资交给她时,看着女友高兴的脸,下身的疼痛和耻辱全部都消失了。这样的日子过了两个月,有一天,凯和胖猪开车去城市郊区的别墅,准备去那里度过一个消魂的周末。车行驶在路上,突然一辆黑色宝马横着挡住了去路,胖猪的脸色立刻变了,几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把两个人带到一家宾馆。推开一间房间,沙发(违规词)上坐着一个50开外的气势汹汹的男人,胖猪见到他立刻跪地求饶,“明哥,我现在正在筹钱,马上就好了,你再宽限我几天。”“肥猪,你想躲到什么时候,如果我今天不去请你,你是不是还是不露面。”“明哥,我这张卡里有100万,你再宽限我一个月,我肯定还。”“你小子在澳门豪赌那么阔气,还有一家银行,怎么可能没有钱。好,我再给你一个月,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我一定还,我,这么,我的新秘书押上,明哥你不是有个场子吗,让他到那里干活,挣的就算是我还的,以他的条件,估计一个月也能赚不少,一个月后,我来赎他。”“操,我可不象你小子喜欢操男逼,不过,他的条件确实还不错,好,就给你一个月,一个月不还,我就让他当太监。”凯已经吓傻了,他还没有弄明白,自己就已经换主人了。明哥把胖猪放走了,仔细的看了凯一眼,“你张的不错,可惜我不喜欢男婊子,今晚你就接客。” I:
凯那天晚上被带到明哥的饭店的一楼夜总会,这里客人有男有女,卖身体的也有男有女。凯先被带到按摩室,被命令脱掉所有的衣服,只是在腰间围上一条白毛巾,然后被带到一个光着后背,也围着白毛巾的被称做六哥的人旁边,要凯给他按摩,六哥色迷迷的看了一眼凯,六客趴在大床上,凯坐在六哥的臀部,在六哥满是肥肉的后背胡乱的揉着,然后,六哥翻过身,凯坐在六哥的腰上,六哥的手开始在凯的大腿上摸着,逐渐伸进大腿的根部,凯按着六哥的胸部,六哥的手在凯的腿根放肆的摸着,把凯的白色毛巾拉掉,轻点着凯粉红色的龟头,凯在六哥的刺激下,鸡巴大了,高高的翘了起来,六哥把凯的鸡巴按下,再弹起,就这样玩了几下,然后双手开始捏凯的屁股,手指逐渐划向股缝深处,找到了凯的屁眼,开始用手指进入,直到凯的屁眼有液体流出,六哥要凯给他洗澡,在浴室,凯站在淋浴下,任凭六哥的手和嘴在自己的身上任意的发泄,最后是自己被操的筋疲力尽,凯刚刚穿上衣服,就被要求去包间服务。包间里有10个左右的男人和女人,他们有的是异性相拥,有的是两个男的在一起。他们要求凯站在桌子上,把衣服脱掉,凯把身上的衣服一件接一件的扔到地上,直到只剩一条内裤,大家大声的喊着脱掉,凯赤身裸体的站在桌子上,大家兴奋的叫喊着,他们要他蹲下来,仔细的看着,抓着凯掉在裆部的大生殖器和阴囊,还有人在后面看着被撑开的肛门,并用手抠着。大家喝的兴致很高,不知道是谁的提议,男人们开始拉开裤链,女人们开始脱下内裤,女人们坐在男人们的裆部,感受着男性的碰撞,几个男人也开始互相抚摩,暂时把凯忘了。随着女人们的大声的淫叫,男人们低沉的呻吟,屋里弥漫着做爱后的特有的腥味。
凯疲倦的来到卫生间,用凉水洗了洗脸,突然冲进来满身酒气的一个人,跑到马桶旁边使劲的吐,凯递给他一张纸巾,那个人蹲在马桶旁边说了一声谢谢。过了一会,那个人站起来,来到洗面池,喝了一口水,然后抹了一把脸,抬起头,和凯面对面,这是一张很刚毅的年轻男孩的脸,标志棱角分明的脸,粗黑的眉毛,幽深的眼睛,宽阔厚实的身体,180以上的身高,敞开的衬衫露出胸上浓密的胸毛,“你是新来的,是那个胖猪用来还债的是吗?听他们说你美的惊人,确实是,怎么了,被那些骚男人操怕了,我不和他们做爱,我只是陪他们喝酒,把他们的性欲挑起来,然后就交给你们,你能喝酒吗,如果可以,我对他们说,把你换到包房陪酒。”男孩用满是毛的手背摸了一下凯细致洁白的脸,凯征说自己不会喝酒,从几句简单的对话,凯知道这个男孩叫亚,蒙古族,大学毕业来上海找工作,没有想到最后来到了这里,在和明哥谈条件时,说自己只陪酒,不卖身。亚拍了一下凯的肩,走了出去。亚回到包房,两个中年男人和一个清爽长腿的男孩在聊天,“怎么样,喝的太快了吧,我们慢点喝。”一个男人摸着亚的有点发白的脸。“张超,快给亚倒酒。”另一个中年男人命令身边的男孩。张超是那个中年男人的情人,现在模特公司,修长的大腿外加大大的眼睛,纷乱的短发,白色的背心旁两条又白又长的双臂,紧身低腰牛仔裤把腰间黑色的短裤的标牌CK显露出来。“亚,今晚陪我睡觉,我给你一个大红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陪酒,不陪睡。”亚皱了一下眉头。中年男人叹了一口气,叫侍者进来,要他叫一个陪睡觉的男孩来。凯来到包房,看见亚也在,亚看见凯,脸立刻黑了下来。“张超,你看,这个男人可不比你逊色。”男人拉着凯的手坐在沙发(违规词)上。“我说,老王,我们也别去宾馆了,就在这里解决吧。”“好呀,我们还可以互相交流。”其中一个男人开始解张超的裤扣,张超顺手把上身的背心脱掉,经过锻炼的胸肌上圆圆的乳晕比常人大一圈。张超肿胀的内裤随着脱下的外裤显露出来,颀长的大腿根部靠近内裤边缘的位置一片弯曲的阴毛吸引着男人的手指。“老王,我就喜欢看他穿着内裤的样子,虽说最后肯定要光着身子做爱,但是男人有内裤更有魅力。”男人用手在张超的内裤上突出的地方划着。“我可没有你那么好的心情。”另外的男人手顺着凯白色内裤的边缘进入了那处欲望的私处。“王老板,他今天已经陪了好几个人了,可能不能很好的服侍你了,如果你认为可以,我来和你玩。”凯惊讶的看着站起来的亚。亚解开自己衬衫,结实的胸部上布满了胸毛,满是腿毛的大腿也露出来,亚现在全身上下只有腰部以下的那条黑色三角内裤了,亚拉起凯,自己坐在惊喜男人的旁边,男人揉着亚胸前的乳头,疯狂的亲吻着这个自己早就垂涎的男人的唇,手从亚的胸部向下,捏住内裤里的肉棍,凯看着亚没有一点生气的眼睛,亚抬起头,看见了凯的眼睛,男人拉下亚的内裤,亚突然伸出手,抓住凯的手腕,握住凯的手,用自己的手指扣住凯的手指,用力的扣着,凯也用力的扣着。男人尽情的抓着这根巨大的男根,亚的男根至少有20厘米,而且优雅的向上弯曲。张超跪在另一个男人的胯下,一只手握住男人的鸡巴给他口交,另一只手在自己的私处套弄着,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张超仰面躺在地毯上,185厘米优美的身躯完全展现在大家面前,男人窒息似的亲吻着每一寸皮肤,亚伸脚在张超垂直挺立的鸡巴上蹭了一下,手还是紧紧的握着坐在自己旁边的凯。最后的时刻终于来了,亚双手撑在沙发(违规词)上,屁股高高挺立,男人用手指把润滑油送进亚的肛门,然后把自己的鸡巴用力的插了进去,亚从来没有献出的肛门猛的一疼,凯抱住亚的头,张超则象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快活的感受着后面被进入的撞击,男人把精液全部留在了张超的身体里,然后又把张超翻过来,张超躺在地上,双手抱头,腋下浓密的腋毛尽情展现,紧闭的双眼,低沉的声音,稍微扭动的均匀的身体,分开的双腿,浓密的阴毛上挺起的阴茎,让刚刚卸下性欲的男人把头靠在眼前完美男人大腿的根部,用手卖力的给张超手淫,张超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一道白色液体喷了出来,那边,亚的精液也被身上的男人全部吞进嘴里。三个人离开了房间,屋里只剩下凯和亚,凯从沙发(违规词)上捡起黑色的亚的内裤,从亚的脚下一直套到完全软下去的阴部,看着凯给自己穿内裤,亚摸着凯穿着白色内裤的结实的臀部,“凯凯,能送我回家吗?”亚的手隔着内裤揉着凯圆滚的睾丸,凯给亚穿上外裤和上衣,自己也套上衣服,和亚到外面招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位于一条小胡同的亚的家,亚瘫在床上,凯递给他一杯水,亚脱掉外衣和外裤,盖上被子。“凯,能陪我睡到天亮吗?放心,我已经没有力气和你怎么样了。”亚用恳求的语气说。凯也脱的仅剩一条内裤,坐在床上,亚把被子盖在凯的雪白的大腿上,头枕在凯的两腿交会的地方,手在凯光滑的大腿上来回摸着,不一会,亚进入了梦乡,而凯坐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太阳照到亚棱角分明的脸上,亚睁开大大的眼睛,用头蹭着下面凯的柔软的阴部,“怎么,一个晚上也没有睡,怕我对你有什么企图?”亚仰着脸盯着这张标志的让人窒息的脸。凯笑着摇了摇头。“凯,你说好不好笑,我们男人用来排泄废物的器官竟然被别的男人当成宝贝一样,一个腥臊,一个恶臭,他们竟然用嘴在上面和里面舔,还有,我们已经退化的没有一点用处的乳头竟然也是他们性感点,原来看杂志都说什么女人露两点,现在我们男人也被人说露两点或三点。”凯微微的笑了一下。“凯,你笑起来真是太迷人了,怪不得那些男人让你迷的不知道东南西北。”“我应该走了。回家我要收拾一下。”凯拿开亚在自己腿上摩擦的手。“怎么,难道你不把那个问题说出来就要走,你会安心的走吗?”其实亚的笑容同样很迷人。凯停顿了一下。“你不是一直想问我,为什么要代替你,把自己的身体献出去。我可是从来只陪酒,不陪做的。”亚在凯洁白的内裤上亲了一口。“因为,我喜欢你,当你递给我那张面巾时,我就开始喜欢上你了,对于我们这种下贱的陪别的男人的男人,你会来关心,足见你的爱心。”凯心头一热,就好象自己的心愿达到了的感觉,但是,他还是穿上衣服,离开了这间屋子。亚摸着自己胸前的浓密的胸毛,坏坏的笑了。
夜总会接到从新加坡来的传真,说是现在东南亚政界和经济界都炙手可热的华叔要来中国访问,并且要来夜总会消遣。华叔是一个男人场中的老手,被他玩的男人不计其数,因为总是挥洒云雨,而且为了保持精力的旺盛,华叔大量的服用壮阳的药物,所以现在华叔的那个玩意不论用什么刺激都不能挺立,这也是传真上写的清楚的,要求夜总会一定要想尽办法让华叔身心俱爽,如果做到了这点,夜总会会得到相当于一年的营业额的酬金,而且这还关系着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友好。夜总会从上到下都高度重视这件事情,明哥亲自挂帅,挑选节目,但是,最让他们头疼的事,最后的那个角色,也就是陪华叔上床的人选很难确定,华叔能否在夜总会重振雄风,全靠这个人选,如果前面的节目能起到效果,那还好说,如果前面的这些节目根本就对华叔没有反应,那最后的这个人就是至关重要的。明哥和几个主管开始想从年轻俊美的年轻人中挑选,但是觉得他们都是缺乏内涵,只有美丽的身体是绝对不够的,最后,大家的目光落在凯和亚身上,两个人的长相绝对一流,而且骨子里透出的气质是那些只会做爱的男孩子们赶不上的。最后,大家一致决定由亚来完成,因为大家考虑到,凯在床上总是被动,而亚则有可能发挥主动。
还有一周华叔就要来了,夜总会宣布为了作好这次的接待,关门一周,大家全力准备这次接待,夜总会给每个参加接待的男孩子定做了所有的衣服,舞蹈道具,每一个动作都由专业的美学和性学专家指导。凯因为没有接待任务,所以不用去夜总会,晚上,从浴室里出来,正准备打开电视,突然手机响了,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出现在手机的屏幕上。“喂,凯凯,我是亚,你在哪?”“在家,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哈,现在在夜总会我想干什么都行,何况打听你的电话,明哥给我的。我刚刚完事,我能来你家吃一个方便面吗?”说完这话,亚都觉得自己的话好蠢,跑到别人家就为了吃方便面,谁信呀?!
凯到附近的饭店买了一些成品饭菜,然后又在超市买了一盒啤酒。刚刚把饭菜放进微波炉,亚的门铃就响了。亚一身黑衣带着刚刚洗完澡的香皂和香波的气味,脱下外衣,亚露出里面窄身背心,“好香,你身上的香味还有饭菜的味道。”亚的鼻子在离凯的脸极近的位置闻着。“吃饭吧,最近很辛苦吧,来,这些都是在下面饭店买的。”凯摆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看着亚津津有味的吃,一股幸福感涌上凯的心头。“你也吃呀,很好吃。”亚夹了一块鸡丁送到凯的嘴边。凯觉得这个鸡丁做的不错。亚笑了一下,“你可真够谗的,看,就一口,还留在嘴边舍不得吃。”凯立刻拿了一张面巾,准备擦嘴。“别动!”亚挡住凯的手,用自己的舌头在凯的嘴边舔了一圈,“面巾纸多硬呀,我的凯的嘴可不能受伤。”亚的舌尖在凯的嘴边等待着凯的反应。“你吃好了吗,那我收拾。”凯侧过脸想站起来,亚拉住凯的手,嘴唇开始在凯的性感的唇上点着,“有你这样的最美味的,我早就饱了,凯凯,我是真的喜欢你,不要拒绝我,这几天你也不来,我想死你了。”凯坐在椅子上,轻轻的张开嘴,亚的舌头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手开始解开凯的衬衫的纽扣,亚抱住凯因为衬衫的脱落而露出的圆滚光滑的肩,长长的双臂,修长的手指,亚的唇离开凯的脸,顺着喉结来到胸前,在亚有节奏的舌尖的刺激下,凯的乳头开始挺立,亚的嘴重新在凯的嘴里索取,手顺着凯平坦的腹部滑过肚脐,凯的长裤是松紧的休闲裤,亚的手毫不费力就伸了进去,凯想用手阻挡,“凯凯,相信我,我一定让你幸福,把全部都交给我,好吗?”亚在凯的耳根亲吻着,“怎么,没有穿内裤,你喜欢光着身子在家?”亚含情脉脉的看着凯那明亮的眼睛,“不是,你来电话时我刚洗完澡,我立刻就出去买东西,就没有穿。。。”凯的脸瞬间红了,“你真可爱。”亚在凯的鼻尖吻了一下。“你怎么硬的这么快,是不是这几天也想我了,都怪我没有早点来。”亚的手在凯的裤子里摸着。凯稍微抬了一下屁股,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去,亚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凯的眼睛,一只手搂住凯的肩头,一只手搂住凯的大腿,亚把凯抱到里屋的床上,凯躺在床上,看着亚脱掉身上的衣服,亚满是胸毛的胸膛贴在凯的胸上,坚挺粗壮的生殖器抵在凯的阴部,两个男人就这样抱在一起,叠在一起。“凯凯,让我进来吗?我的这个还没有让别人用过呢!”亚动了一下自己的分身。“你别动,我来,我不要我的凯凯向狗一样趴着,我的凯凯是最高贵的。”亚抱住凯的腰一起坐起来,亚屈着腿,让凯坐在自己的腿上,自己的阴茎抵在凯的屁股上,慢慢的,亚把自己的男根送进凯紧闭的后穴,凯感觉到一阵巨痛,亚超于常人的阴茎,再加上这样的做爱姿势,当亚的根部全部插进去以后,凯感觉那硕大的龟头正抵在自己的前列腺上,亚开始上下运动自己的腰部,手捏着凯胸前的乳头,凯发出一阵阵做爱的快感和疼痛的声音,两人爆发完雄性的本能以后,亚心疼的摸着凯被汗水浸湿的头发,“凯,我答应你,等这次华叔的事情过去,我们就离开上海,去一个小地方,开一家风味饭店,我不允许别人再碰你。”凯靠在亚的胸前慢慢的闭上了眼睛,虽然那胸毛让凯的脸有点发痒。阳光准时来到凯的床前,凯睁开眼,脸立刻红了,亚睡觉时不知不觉把凯身上的被子全部卷走了,凯现在完全暴露在阳光下。亚围着被子开始大笑,凯的脸上更加挂不住了,“我昨天光顾着摸你了,还没有仔细看看你,没想到,我的凯凯的身材绝对可以当模特,来,让老公好好看看。”说着,亚就要抓凯的鸡巴,凯立刻坐起来想下床,亚从背后搂住那雪白的腰,把凯搂进被子里,“别走,再陪我一会,我这一个星期都不能来了。我忘了告诉你,每天睡觉前和起床前我都要做爱,你可不要忘了。”说着,亚把凯的一条腿抬起来,从侧面进入了凯的肛门⋯⋯
星期六的晚上终于来了,瘦小的华叔准时从几辆奔驰车中的一辆里走出来,亚立刻过去搀着华叔的胳臂,一起进入特意布置的包间。几个光鲜的男孩子表演完脱衣舞后,是两个男孩的真人做爱表演,接下来是几个男孩子的手淫表演,亚一直在华叔的身边看着华叔的表情,不时的还观察一下华叔的下面是不是有勃起的迹象,可惜,华叔好象一点感觉都没有,所有的表演结束了,屋里就剩下亚和华叔,还有那张不知道能不能用上的大床。“你是他们选来和我做的?”华叔开始摸亚棱角分明很男人的脸,亚点了点头,“原来中国也就这点东西,好看的男人我见得可多了,毫不夸张的说,我玩过的鸡巴比你的头发都多,在我身下,有影视明星,运动冠军,超级名模,电视主持,他们在大众面前都仁义道德,在我面前,就是会叫春的男婊子。好吧,让我来看看你怎么样。”华叔拉开亚紧身上衣的拉练,经过修理的胸毛和稍微起伏的胸肌立刻吸引了华叔挑剔的目光,趁着华叔亲吻自己的乳头,亚脱掉了自己下身的外裤和内裤,全身上下只有上身敞开的上衣,华叔拿起茶几上一瓶红酒,从亚的胸前缓缓倒下,一股凉凉的感觉从亚的胸前一直流到下体,华叔的嘴和手顺着这股红色的液体也一直走到亚的下体。亚决定趁热打铁,解开华叔的衣裤,开始为华叔的仍然不见硬的鸡巴口交,华叔的手指开始插入亚的肛门,亚开始淫荡的哼着,亚暂时放下满是口水的华叔的柔软的鸡巴,拿起旁边的白酒猛的含在口中一口,含着这口白酒,亚再一次给华叔口交,白酒的热力让华叔感到下体一阵发热,正当华叔享受着这阵暖意,亚却将白酒咽下,把旁边早已准备好的冰水含了一大口,又开始为华叔口交,华叔的下体很难承受这种急热急冷的感觉,迅速膨胀,正当亚庆幸自己的杰作时,华叔迫不及待的把亚的双腿分开,兴奋的把自己的家伙送进亚已经潮湿的肛门,手狠命的抓着亚的乳房,亚忍受着胸前和和后身的巨大疼痛,配合的发出兴奋的声音,华叔把自己快两年没有发泄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的射在亚的肛门和口中,当亚站起来穿上内裤,下体和胸前已经麻痹了,“别动”华叔从钱包里拿出支票本,写上一串数字,卷起来插进亚的内裤里,“这是给你的,知道你很辛苦,我开始离不开你了。小宝贝。”华叔顺势拔下亚内裤外露出的几根阴毛。
“凯凯,我完成了,我马上就可以回来了,我已经和明哥说好,放我们离开这里,你快点收拾东西,我一刻也等不及了,等我去明哥那把酬金拿了,我们就走。”凯兴奋的开始憧憬以后和亚的日子。半个小时以后,电话再次响起,凯几乎是同时拿起电话,“凯,其实,我并不喜欢你,只是喜欢和你做爱,现在华叔要我和他走,他有钱有势,你什么也没有。你还是一个人离开这里吧。不要再对我有什么希望。”亚泪流满面的放下电话。凯愣了,他没有弄明白这是怎么了。不一会,明哥来电话,说亚和华叔离开了上海,让凯以后也可以不用去夜总会上班了。
Back : 1055 : 我家的佣人
Next : 1053 : 欲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