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未分类
  • /
  • 【小说】一个伊拉克人写的他和美国士兵的真实故事

【小说】一个伊拉克人写的他和美国士兵的真实故事

一个伊拉克人写的他和美国士兵的真实故事
这个故事百分之百真实,就发生在2003年八月的伊拉克。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阿拉姆,是库尔德人,26岁,黑色的头发,棕色的皮肤,淡蓝色的眼睛,身高一米七十四,六块腹肌非常结实,因为我常到本地的健身房锻炼。我住在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城市suleymania。我以前在美国住过一段时间,自认为英语讲的很好。自从美伊战争打响以来,我很幸运的能够在街上看到来来往往的美国大兵,并且抓住一切机会上前“套近乎”。
那是八月的一天,这里的天气异常炎热。我路过一家冷饮店,那里有个美国大兵正在买冷饮,可是很显然由于语言问题和老板沟通不畅。我于是走上前,一来是给自己买份冷饮,二来想帮这个迷人的大兵当翻译! 我来到他跟前,开始和他交谈。我们相互做了自我介绍。起先他说他叫安德鲁。但不知为什么,他一会儿又说过一会儿再告诉我他的名字,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用了假名,也许他认为不该说出自己的真名。
不过,无所谓,至少我和他说话了!他大概6’0″高,长得不错,蓝色的眼睛,皮肤被这里的炎炎夏日烤成了棕色。我们聊了一会儿这该死的天气,又谈到他的婚姻,是否想家之类的⋯⋯。他说他30岁,已经结婚了,有一个孩子。听到他已经结婚的时候,我感到有点失望。而且从他的言语谈吐,行为动作来看,也不像是同志。
我们一路走,一路吃,一路谈,过了很久,到了一个非常拥挤的地方。我感觉我们在谈论政治的时候,我看上去就像是他的随行翻译。
他告诉我,他和他的战友们在这里休整几天。知道他还会逗留几天,我暗暗窃喜。他还问我住的离这儿远不远,第二天能不能一起喝杯咖啡什么的。他说我很有趣,而且他想认识些库尔德人或是本地的会说英语的人,和他们交个朋友,互通互通。我不知道他所谓的“互通”是指什么,但是我答应了。我们约定了第二天见面的时间,地点则是我们刚刚路过的一家咖啡店。
第二天,我准时赴约,他已经在那儿了,穿着便装,不是军装。这次他看上去更迷人,因为他似乎为了这次约会好好打扮了一番。我当然像以前一样的衣着光鲜,因为在这里,男人不好好打扮一番就决不出门,特别是大学生或知识分子,虽说我既不是大学生也不是知识分子(不过我曾经上过这里的大学)。
我们握了手,点了杯咖啡,之后一路漫步来到这里一条很浪漫的街道,街的两旁是郁郁葱葱的大树,四周很安静,什么人也没有。我们谈论着这里的历史,他告诉我他很喜欢这里。于是我邀请他到我家去坐坐,并告诉他,家里人都去arbil了,这是在sulaymania西面的城市。他接受了邀请。
我们一起来到我家里,东扯西谈了半个小时,之后,他问我可不可以在我家洗个澡,因为天气热,他身上一身汗。我把他带到浴室,给了他一条毛巾,并且告诉他要我帮他搓背的话叫我一声。在这里,叫朋友,家人或是你认为亲近的朋友在洗澡时帮忙搓背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看着我的眼睛,笑着说:“你刚才说什么?”
“如果你要我帮忙搓背的话,叫一声就行了。”
“这里的男人都互相搓背吗?”
“是的,只要你觉得对方足够亲近”
他打开浴室的门,回头看着我,笑着说:“你们这儿比我们那儿‘开化’多了!”我不知道他说的‘开化’是什么意思,男人给男人搓背难道就是开化的表现吗?
“既然,男人为男人搓背很正常,那么一起洗澡应该也很正常⋯⋯”他的脸上笑容意味深长。
我一下感觉到裤子里开始‘造山运动’,心跳加速。我很紧张。我的身体也因为紧张和兴奋,开始微微的颤抖,不知如何是好。
我看着他,说:“你要我和你一起⋯⋯洗澡,是吗?”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点头,笑着示意我进浴室。我毫不犹豫地走进浴室。
我开了热水,他拦住我,说:“等等,先不要开热水,我们来玩点‘好玩的’!”
“什么‘好玩的’,朋友?”我笑着问道。
“我们大老远来这里救你们,总该有点回报吧,你说呢?”他说,一脸淫笑。
“可是你们来得也太晚了!”我故作拒绝⋯⋯
他的手慢慢伸过来,放在我背后,给了我深深的一吻⋯⋯。他放开了我,说:“伙计,好戏就要上演了⋯⋯”
我们在地上铺了条毛巾,他跪在地上,抬起头,用很淫荡的眼神看着我,嗓子里发出了低沉的声音:“快把库尔德人的大给我,快!” 我呆在那里,没有反应。他一把抓住我的皮带,把我猛拉过去,拉开我牛仔裤的拉链,掏出了我的阴茎,开始用欲望的舌头舔我的已经因为充血而涨大的紫红色的。 他轻轻地,一寸一寸地将我8英寸长的放入自己的口中⋯⋯不一会儿,我的整个肉棒就全进入了他的嘴里⋯⋯看他那饥渴的样,我想他一定是好久没有搞过了!
他的技术实在是太棒了,我忍不住叫出声来!他的舌头搅动着我的阴茎,我的爱液像泉水一样涌入他的喉咙,他知道怎么让你舒服!
我们挪到龙头下面,我开了水,让水冲刷我们欲望的身体⋯⋯
他把手放在我的屁股上,嘴里仍然咬着我的阴茎不放,看来他对我的大棒很有感情!他时不时用他性感的蓝眼睛看看我,水顺着他的侗体流下来,他越发的看上去性感撩人⋯⋯!!!
他停了下来,要我帮他口交,我拒绝了,因为我从来没有尝试过,我很紧张。插一句题外话,一个人只是喜欢被人舔,操别人,那就不能说他是同志。只有像女人一样喜欢被人操,舔别人,这才叫同志。这种思想始终在我的脑中。所以,我一开始拒绝了。他说:很好,不过,这是命令,你不行也得行!见我还是很勉强。他什么也没有说,爬了起来,转过身,露出他的后眼,回过头,用低沉的声音说:“请用你的伊拉克老二操我!”这次,他说的是“伊拉克”。你说我还能拒绝吗?
我在他耳边说:“不是伊拉克,我要用你一直渴望得到的库尔德大来操你!” 他笑着说:“来操我吧,伙计,狠狠地操我!” 我们的双唇碰在一起,舌头狂热地在对方地嘴里搅动,热水顺着我们地躯体流下来,我感到全身像要烧起来了。 我温柔地把我的肉棒插入他的体内,他好紧啊。他的嗓子里发出了低沉的呻吟。 “接招吧,大兵哥哥,让我看看你多能耐操!” 他转过头,看着我,微笑着说:“你有多猛,我就有多能耐操。我这么多天的军事训练就是为了让你的库尔德操的!!!!
他的话让我更加的兴奋,一下就插进去了一半,他爽得大叫起来⋯⋯
我一点一点地进入他的体内,不一会儿,我八英寸的老二就全部进去了。他的眼好紧,我的肉棒被夹得好舒服。
我的蛋碰到了他光滑的屁股,我毛茸茸的胸部碰到了他光滑的后背。我一边抽动,一边用手指抚摸着他的头发,他转过头,我如饥似渴地吻着他。不过他却不是那么投入。我不停地操着他的后眼,动作越来越快,他的嗓子里发出了低沉的呻吟,我知道,他要射了,于是我加快了速度,使劲地捅他,像恶狼一样。他一下射了出来,射得墙上满是精液。但我没有把我的老二抽出来,我继续猛烈地抽动着。几分钟后,我感到自己的
在他体内开始膨胀,我知道我也要射了,我加快了速度,此时他已经筋疲力尽,脚都站不直,趴在地上,我就骑在他身上。我把老二抽出来,精液射在了他的背上,甚至头发上。
我们连续干了一个半小时,每人都射了两三次。然后我们洗了个热水澡。
干完以后,我们躺在那里,他说:伙计,嫁给你的人能天天被你操,舔你的老二,真是有福气啊!说完给了我深深的一吻。
以后的每一天,在他休整期结束前,我们都要先一起出去,然后回到我家里做爱。我一天要接连干他四五次。他给了我他的电邮地址要我在他调到别的城市或回国的时候和他保持联系。我们现在还有联系,但是我不能去看他,因为他们住扎在别的地方而且在执行任务。安德鲁,如果你看到这篇文章,我祝你圣诞快乐,新年快乐!我想你⋯⋯还有你很紧的后眼!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