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愿意漂泊流浪--正篇

转载自: 微博@双火太郎

北京,一座梦想的城市,这里承载着机遇与挑战,孵化着无数年轻人的梦想和憧憬,他们在这里扎根和生长。

       北京,一座梦幻的城市,这里充斥着诱惑与欲望,腐蚀着无数年轻人的意志和信仰,他们在这里堕落和迷惘。

       北京,又是一座逃避和流放的城市,我们怀揣着梦想对抗着腐蚀,但更多的是为了逃避那本不属于我们的责任和担当,被流放于这座梦想与梦幻交错的城市上空,漂泊,流浪。

       我们和他们一样,我们和他们又不一样。

       周五夜未央,华灯初上,流光溢彩的三里屯人流熙攘。三里屯,北京夜生活最“标志”之一,每当夜色阑珊,这里光怪陆离,这里灯红酒绿,各路人马悉数闪亮登场,高大威猛的老外型男,貌美肤白的长腿辣妹,无一不彰显着北京作为国际大都市应有的时尚与前卫。

       代一悠闲着从星巴克出来,手里捧着一杯美式冰咖啡,闲庭信步般游走于三里屯,时不时举起咖啡对着各色灯光拍照,好不容易凑齐九宫格,发完“不拍照白喝系列”的朋友圈,他才好好的欣赏起三里屯的夜色。代一非常喜欢北京的夜景和夜生活,能从方寸间的办公桌抽离出来,投身到这满眼花繁的虚妄中,被眼前紫醉金迷的资本主义所侵蚀,代一才有片刻觉得自己生活在这个繁华的大都市里,那枯燥乏味压力山大的工作才有了与众不同的意义。

       网络上曾有过这样的统计,在北京朝阳区的同志群体密度最高,而在朝阳区的三里屯你偶遇到圈中姐妹的概率要高达到五分之一。换言之,在三里屯只是低头刷新一下微博再抬头的你,极有可能与一位同好擦肩而过,曾经有一份可能遇见真爱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人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如果上天。。。。。。等一下,醒醒好嘛,你在三里屯遇见真爱的概率仍然只有1/285000,倒是遇见好友、炮友及其前男友的概率大很多,人生有时候远比戏文精彩。

        代一漫不经心的将眼神游走于美景与美色中,可身体的GAY达却异常灵敏,璀璨绚丽灯光下的美景大同小异,美景下的美色却各有千秋,着实秀色可餐。斜左方的那个肌肉壮男,饱满的肱二头肌几乎要把衬衫撑爆,呼之欲出的胸部和丰腴的翘臀,整个人简直就是行走的雕塑,荷尔蒙爆棚,代一想起了半年前办的健身卡,现在尸骨无存,只好摸了摸隆起的肚子,安慰自己说下一次一定好好健身。斜右方是个憨态可掬的中年熊爸,耐心十足的哄逗着眼前的小babe,中年发福的身子将运动服也是撑得满满、凹凸有致,大概是因为和自己年幼时心仪仰慕的长辈相似,比起肌肉壮男的身体,中年熊爸的诱惑力似乎更强些,更别提那带着岁月的憨笑,杀伤力十足。咦,GAY达好像达到了峰值,迎面走来的小胖子让代一眼前一亮,毛寸短发,肤白的脸上配了一副黑框眼镜,上半身是一件Hollister白色T恤,米奇色的工装短裤配上一双New Balance球鞋,全身上下都在向三里屯的同好们传递着“I AM GAY”的讯号,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也在四处张望。小胖子似乎也注意到了迎面走来的代一,推了推眼镜,上下打量着他,代一饶有兴趣的看着小胖子,眼神交汇几秒后,小胖子装过若无其事的样子,把眼神瞟向别处,与代一擦肩而过。“5、4、3、2、1”,代一默念着,时机恰好的扭头过去,对着也扭头过来准备重新打量自己的小胖子,微微一笑,小胖子被偷袭到,有些尴尬的赶紧把手机掏出来,装作在寻找同伴。

       代一瞬间被自己的小恶作剧搞乐了,却不料乐极生悲,光顾着乐呵的自己却扭头满怀的撞向迎面走来的帅哥,将手里的咖啡全部倒在帅哥的衬衫和西裤上,代一慌乱中拿出纸巾手忙脚乱的擦拭着湿漉漉的裤子,连声道着歉,帅哥倒没有骂骂咧咧的,有点叫苦不迭。

        “别擦了,别擦了,再擦就擦坏了”,帅哥叫苦道。

        代一这才注意自己一直在人家的裆部上来回动作,顿时脸红了起来,连忙说道“对不起,走路急了些”。

        “光顾着看美女的大长腿了吧,头都快扭断了”,帅哥调侃道。

        “实在抱歉啊,要不找个商场的卫生间拿点水冲一下吧,我这儿是咖啡,干了全是硬块,到时候更不好处理了”,代一这才晃过神儿冷静下来,一边说一边打量着面前这位帅哥,干净阳光的脸上写满了刚毅,炯炯有神的双眼望着代一,调侃时嘴角的微微上扬更是让人觉得亲近和迷人,心里却暗自揣测着“这张脸长的可真是可口,只可惜开口就是美女大长腿,愚蠢的直男!”。

       “我这裤子非常贵,可不能水洗!不过,看你这么可爱,我只好选择原谅你,自己去找地方处理一下了!”帅哥说道。

        代一猝不及防的被撩了一下,脸又红了起来,现在的直男真是生冷不忌,代一想着然后准备掏钱来弥补眼下的过失。

       “来不及了,我这儿还有一个重要的date要迟到了!”,帅哥说着从代一夺过手纸,便急匆匆的离开了,留下代一独自凌乱着。

       代一目送着帅哥远去,便毫无逛下去的逸致!正准备打道回府,手机响了起来了。

       耳边便传来了软软的声音“这位小姐姐,在哪儿浪呢,这么晚也不见有回深阁的迹象,定是被哪个白面书生勾了魂儿,忘了回家的路了”,代一都没来得及问好,冯轩的声音不急不慢的传了过来。

        “什么小姐姐,正经点,正准备回去,怎么了轩贵人?”代一没好气的说到。

         “什么贵人,叫我女王大人,哈哈哈哈。。。好啦说正事儿,明天有房客想想看那间次卧,你早点回来,我们两一起收拾一下,也好方便出租”,冯轩一秒变正经说道。

          “好,我这就回去,等着”代一回复道,插科打诨几句后,挂断电话,代一便往地下的地铁站走去,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要不是为了整理次卧方便出租,这个周末冯轩的安排应该是先去朝阳大gay城和朋友们吃个晚饭,然后再去糖果KTV欢唱三小时,要是大伙儿还没尽兴,就接着去往DES点上一杯永远喝不到底的长岛冰茶,微醺的时候往舞池一站,随着自己都叫不上名的舞曲扭动着身体,似乎释放了身体才能释放了灵魂,压抑的灵魂得到释放的那个瞬间,冯轩才会真正的接受并享受gay这个身份,即便喧嚣之后有无尽的落寞和空虚袭来。

       可惜周末困顿于家中,冯轩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电视上放着综艺节目,自己捧个手机无聊的刷新着微薄和朋友圈,看着微博上的名媛和朋友圈的好友在周五的晚上混迹于各种声色场所和po出的各类美食照片,深谙此道的冯轩心里早就翻起了白眼,装什么装呀,而且怎么老是你们几个,真是“庙小阴风大,水浅王八多”。但冯轩的手指却飞快的跳动着,与各路英雄豪杰“觥筹交错”,给这位点个赞,给那位留个言,冯轩心知肚明这个圈子不管暗下里多少风言风语,可表面的风和日丽还是要粉饰的,只要不到迫不得已的撕破脸,我们之间这朵象征着友谊的塑料花情义将长久美丽鲜艳。

       刚挂完代一的电话,summer的微信就来了:喵,加班结束,赶回家的路上,给你带了好吃的,么么。冯轩满脸幸福的回复着微信:宝,辛苦了,么么。李夏,冯轩的现任男友,IT男,就职于北京的某家外企,有着一份不菲的薪水,没认识冯轩那会儿,李夏浑身上下散发着直男的气息,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凌乱的发型,永远是一件POLO衫配上一件运动裤,还有一双黑不溜秋的运动鞋,搁在公司连前台的小姑娘都觉得他有股馊馊的味道,见了都躲得远远的;倒是和冯轩谈恋爱以后,被冯轩大改造,剪了个短发,蹩脚的眼镜也换了金属边框,修身的工装长裤和干净的衬衫,再加上一双漂亮的棒球鞋,整个人像是脱胎换骨一般,变得阳光年轻了许多,丝毫不见IT猥琐男的气息,前台的小姑娘每天早上都会高高兴兴的问候到:“李经理,早上好”,让他着实有些受宠若惊,不由得感叹到颜值才是第一生产力,好在外在的改观并没有改变内核的驱动,李夏还是那个老好人,犬系男友力十足。每每说起此事,冯轩总有些洋洋得意,说自己捡到了“沧海遗珠”,李夏自己就在旁边乐呵呵的傻笑着。

       冯轩没想到没有social的周末晚上会如此无聊,放下手机正目光呆滞的盯着电视机发呆,听见门锁打开的声音,他便鱼跃般蹦到门前,先一步打开门,屈身一躬,便嗲声嗲气的说到:“老公,您回来了!”,吓得代一往后一退,差点把买来的西瓜给扔出去,满脸错愕的望着冯轩。冯轩从他手里拿过西瓜来继续说:“老公,您辛苦了!”,顺便把拖鞋递了过去,代一战战兢兢的在过道换着拖鞋,冯轩笑眯眯的站在旁边。

        “你这样,summer知道吗?”,代一问到。

        “小哥哥,他还没回来,现在家里就你我二人”,冯轩害羞到。

         “别,我可经不起诱惑,你这样我可要报警了”,顺手便拍了一下冯轩的屁股,调戏了一下。

         冯轩突然正襟危坐,义正言辞的说到:“你们这些同性恋真可怕,居然摸人家的屁屁,gay里gay气的。喂,110吗,我这里有人性骚扰!”,然后转身离去,留下哭笑不得的代一。

         代一把东西放回自己的屋里就去客厅找冯轩,冯轩捧个手机再次瘫软在沙发上。

         “在看什么呢?”代一问到。

          “微博上有一个叫老博士写的召唤兽更新了”

          “召唤兽?鬼怪小说吗?”

         “什么鬼!是个同志小黄文,召唤兽是书里面的大美U熊,貌美肤白大长腿、虎背熊腰圆翘臀,啊,好美”,冯轩一脸花痴。

        “那这个老博士呢?”,代一好奇的问到。

        “可能是个又老又丑的秃顶学究吧,谁管他呢!鸡蛋好吃,谁还管鸡长的好不好看啊”

        “啊,老博士是个鸡?”

        冯轩白了他一眼,没理他。

       “起来干活儿吧,公主殿下,咱俩把那个次卧收拾一下,好让明天的租客一下子看上,还不觉得价格贵!”,代一准备拉冯轩起来。

        “小一啊,扶哀家起来,去那间冷宫看看”,冯轩把手一搭便起来了。

         代一把手一甩,自个拿着扫把朝着次卧走去,冯轩笑呵呵的跟在后面。

        “我看你也别叫冯轩了,给你起个日本的名字吧,叫疯.婆子,你看好不好,一天天疯疯癫癫的!”,代一没好气的说到,“不过,也不知道明天的租客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们先前有联系过吗?”。

       “没有,都是summer联系的,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圈里人,不是直男,要不我们这样,大家相处起来有点麻烦!”,冯旭答道。

        “哎,我突然想起来,我刚到北京租房的经历了。当年刚来北京的时候,身无分文,工作拿到的工资也仅够温饱,为了省钱,我那会儿还在一个小区下面的防空洞里面住过半年,下面又闷又潮不说,关键是进去了手机没有任何信号,像是这个世界上被遗忘的角落。所以,那会儿我都是最晚一个回去的,就怕老板突然有事儿找不到我,丢了工作”,代一轻叹一口气,感慨道。

        “想不到你还住防空洞啊,看你细皮嫩肉的,还以为也是家里的心疼肉,没受过罪呢!”冯轩倚在门框上,看着劳作的代一说到。

        “好在运气好,半年后我换了工作加了薪,便从防空洞搬了出来。后来,我住过亚洲最大的社区-天通苑,作过沙丁鱼挤过北京早高峰的地铁,廉价香水味配上各式早饭,那味道才叫一个酸爽。不过有时候运气好,对面会遇见一个好看的小熊,贴面而站,柔软的肚子贴着你特别舒服,再往里面挤人的时候,你的手背还可以偷偷掠过小熊的鸡鸡,肉肉的感觉特别刺激,小熊也面红耳赤的,特别可爱!”,代一色眯眯的说到。

       “你们这些电车痴汉,太可怕了,这可是些违法的事情,这么刺激,也不喊我一起,不道德”,冯轩依旧倚在门框上,调侃着。

       “再后来,为了节约上下班的时间,我还住过双井的GAY窝。那里GAY的密度之高着实吓人,各路神仙鬼怪都聚在那儿,你的楼上楼下很有可能就是同好,打开蓝色小软件,你一看距离全是0.00~0.01km,清一色的精肉型男和U美壮熊,不由的感慨自己白天看到的都是些什么鬼,这些好看的小姐姐为什么晚上才出现啊!”,代一无奈道。

        冯轩没有被逗笑,倒是沉默了一下,好像有往事被勾起,依旧倚在门框上。

--------------分割线-------------------

实在是找不到老博士的照片了,就放上他旗下的艺人来镇贴子吧(笑)

老博士故事里的人物就在这些人里 ,剩下的自行脑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