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愿意漂泊流浪--召唤兽篇

转载自: 微博@双火太郎

       光微亮。

       偌大的房间,只有那台老式空调的吹风口嗡嗡作响,制冷系统下吹出的热风在头上不停的打转;楼下车辆时断时续的声音,透过落地窗绕过窗帘触不及防的爬上了床,在耳边细语喃喃;轻薄的毛毯耷拉在肚子上,仿佛厚重的冬被裹在身上,额头上渗出微微的细汗。难以察觉的汗味萦绕着鼻尖,嗡嗡作响的空调声和细语喃喃的车辆声在耳边清晰的告诉我,今晚我又失眠了!

       我尽量保持着身体姿势不动,免得挪动身体肌肉带来的神经冲动反馈给大脑,哪怕让浑沌的大脑恢复一点点的清醒,对我而言都是一场灾难。我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平稳些,告诉大脑放松,身体却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呼-吸-呼-吸-憋气,这已经是我第十次尝试让自己快速入眠了,长憋的那口气呼出后,我无奈的叹了口气,身体像泄了气的皮球彻底瘫在床上,我决定放弃了。

        我翻身到床头柜附近,摸了很久才摸到手机,手机打开后屏幕亮白的光刺痛着眼睛,我揉了揉眼睛,凌晨一点四十五了。我有些恼火也有些无奈,已经在床上折腾了三个小时了,身体异常疲惫,大脑却格外清醒,床上孤独蔓延,床外欲望无边。我有些犹豫也有些期待,要不要吃些药助眠,我翻身起床把床头的凉白开喝了几口,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瞬间就滋润了全身,身体也开始跟着清醒起来,踱步走到客厅的小药箱前面,拿出平时当安眠药的感冒药,一粒还是二粒,还是一粒吧,马上就两点了,七点起来上班,睡不了多久。含药喝水吞咽,动作一气呵成,我又重新回到偌大的双人床上。

       药效没那么快,我侧身抱着毛毯拿着手机打开了微信,除了嘴炮群更新了消息,其他头像安静的躺在那里,这个点儿也只有远在美国的boys在工作,嘴炮群里没什么可以把玩的人,有的只是一个一直要裸照的,一个一直问JJ大小的,一个一直装骚受的,一个一直喜欢补刀的,一个一直哈哈怕冷场的,一个一直。。。。。。一个一直装好看的我,还有一个一直只爱现男友ex的召唤兽。召唤兽居然也没睡,在群里兴奋的说自己的论文终于搞定了,要好好利用毕业前的这段时光happy一下,我小窗他喊他来西安玩耍玩耍,他羞滴滴的答允着,看看时间的安排。

        药效开始上头,脑袋昏昏沉沉,那晚居然梦到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2014年9月23日,星期二下午15:57,距离水鸟失恋已经过去了14天,352个小时,21177分钟,1270620秒,1270621秒,1270622秒。。。。。。我瘫坐在实验室办公椅上,目光呆滞盯着屏幕的数据发呆,百无聊赖。金色的阳光均匀的涂满了实验室老楼外的红砖,像极了五道口有名的小吃枣糕王,我拍着有些干瘪的肚子,无奈着把头扭向窗外,那个骄阳四射的夏日已经开始启程离去,老楼外刚刚种下的银杏树在初秋的柔风中摇曳着,斑驳的光影在自行车上投影出来前行的模样。哎,我也曾经是个追风的少年,眼下是北京最适合出去浪的时光,温柔的秋风穿过,细腻的阳光轻轻敲打着脸上的每寸面庞。。。。。。而我现在却困在巴掌大的地方看着这些无聊无趣无意义的数据,浪费着窗外那些大把美好惬意的时光。

       我把椅子往前靠了靠,双手揉了揉有点僵硬的肉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手机却突然嗡嗡嗡的响了一下,水鸟发来信息:“晚上约饭,顺便带个大美人!”,what,大美人?全身八卦的细胞瞬间被激活,手指在手机上飞快的跳动着:“amazing,有大美人,晚上在哪里?吃什么?需要穿衣服吗?我要不要把新买的假JJ和跳蛋也带过去?”,水鸟秒回到:“别骚!”,“还有谁?”我问到,“叮咚,顺爷,东门外的火锅吧,老时间别迟到”水鸟回复到,叮咚和顺爷也会去啊,看来晚上必定十分精彩,我大脑飞速的旋转着,跳动的字符透着屏幕都传达着一股愉悦,发送成功:“ok,真的不需要拿跳蛋和假JJ吗?”,我已经有些等不及,也终于理解了歌里为什么会唱道“旋转,跳跃,我不停歇。。。”,水鸟的信息继续嗡嗡嗡的传达到:“博士的脸都让你丢完了,别忘了油和套!”,哈哈哈哈,bingo,这才是我认识的那个水鸟!

        Gay分为两种,一种是明骚,就是那种全场只有老娘才是聚光灯的焦点,聚会的核心,What?其他人呢?Exo Me?I am the Queen, Drama Queen!其他人只是洗脚小妹,you know,ok!另外一种是闷骚,一副处世不惊的样子,淡然的笑容贯穿全场,要么频频点头说好好哦(语气一定要嗲些),要么沉默不语装深沉,心里却早就大翻白眼,默念着你们妖孽,都是千年的狐狸,玩什么聊斋,要是金箍棒在场,还不是分分钟露出原型!

       只是明骚易躲,暗骚难防啊!

       啥?你两种都不是?Call me, babe!I can help you light up a brand new world!

       只是可惜,召唤兽的初次登场,就超过了我的认知!

       实验室五点以后就可以结束工作,从化学馆骑车出发到东门需要十分钟的样子,整理了一下工作台面,我就出发了,等到了东门的时候,叮咚和顺爷早早就等在那里了。顺爷是学心理学的小萌熊,肉肉萌萌的,在他眼里全世界的人都是他潜在的病人,当然尤其是男病人。叮咚早在水鸟篇里被熟知,看我停下来,就来回抚摸着他那粗壮白嫩的大腿,嚷嚷着:“老博士,听说今晚来了新人,皮鞭滴蜡走起,验验货去!”,我和顺爷急忙把脸扭过去,装作不认识的样子,赶紧骑了过去,向火锅店进发!缘分是一件妙不可言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喜欢男人,我们这帮性格迥异的人,即使在园子这么巴掌大的地方,相识相知也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因为不是周末,生意并不是很热闹,到了火锅店我们找了一个临窗的位置便坐了下来,水鸟还没到,我们三个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相互交换了一下信息,才知道是来认识水鸟的新男朋友,这样大家以后群P的时候不会拘谨尴尬。我是心里一阵翻涌啊,看来忘掉前男友最好的方式就是马上投入下一段感情中,年轻真好,有的是肉体和情感上的挥霍;不过,也对,青春就是造作,处在荷尔蒙和胶原蛋白横行的时期,不去恋爱嘿咻,难道真的要把时光都闷在图书馆里吗?

       不一会儿,水鸟便到了,不过是一个人,大家面面相觑,说好的大美人呢!水鸟气定神闲的坐下,看着有些懵比的我们,说到:“等等,重量级的都是压轴出现,不要着急!”叮咚一下子就炸了,骂骂咧咧的说到:“老娘都等了半个小时,不来就算了,耽误我去健身房看精壮的肉体好嘛!”,我更不爽到:“半个小时,除了等过院士,您家这位大美人绝对是独一份儿”,倒是顺爷笑眯眯的,说只有待会儿有大肉可以吃,多久都行,顺手就抄起旁边的圣女果吃了起来。没吃到饭先把水喝饱了的我,只好先去厕所排空肚子,晃晃荡荡的去了,又晃晃荡荡的回来,这定睛一看,水鸟旁边的位置有人了,看来是大美人到了!我站在他们后面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这位新人,身高在180cm左右,完美;短发毛寸精神,后脑勺看来起满分;肩膀宽广厚实,嗯,这个也很棒,满分;额,屁股吧,饱满但不翘,也还可以不错,是个美人胚子!

         等我打起精神来,绕到前面准备打个招呼热络一下的时候,正面真是吓人一跳,妈蛋啊,什么鬼!

        你能想象到在大汗淋漓,热气四溢的火锅店,有人带着口罩出现吗?当我看到正脸的那个瞬间,十万个“为什么”呼啸般从眼前弹幕而出,什么鬼,妖魔鬼怪见了那么多,这么作妖的还是头一回见。一脸懵逼的我赶紧努力挤了挤笑容向召唤兽打着招呼,召唤兽只是把厚厚的眼睑抬了抬,用余光瞟了我一眼,点了点头,口罩下面绝对的面无表情!额,我堂堂一个博士刚才被一个大二大三的颔首点头了,没毛病!我努力的保持着笑容望向水鸟,水鸟鸟都没鸟我,还一口抱怨的说道“就差你了老博士,你看看这男人老了以后肾容易不好,老爱往厕所跑”,什么鬼怎么到现在迟迟没开饭到全是我的错了。我无奈的坐下来,不甘心的向叮咚和顺爷看过去,满脸的疑惑,顺爷嗲声嗲气的说到:“就差你了呢,老博士”,叮咚更是憋着气息一幅纯爷们的样子招呼着我:“快坐,快坐”,翁声翁气的。情况不对,顺爷只有在发情期才会发嗲,叮咚更是恶心的装起来了直男,恐怕眼前这位是个狠角色,看来刚才被冷落的不止我一个,我立马打起了精神,正襟危坐,眼神瞟了顺爷和叮咚过去,大家心领神会,这是一场只可赢不能输的战役。

       火锅上的水雾慢慢散去,薄如蝉翼的羊肉卷在锅里翻滚顷刻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第一片羊肉卷的归属直接影响到这场战役的走向,3:1胜算很大,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先下手为强,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我的筷子一个鹞子翻身,眨眼间就来到羊肉前,顺爷和叮咚的筷子也先后侵身而至,只要下筷夹肉胜利便在握,不出意外战役的头炮马上就会打响,胜利的乐章也会闪亮登场。不妙!锅怎么会在转,羊肉转瞬就消失在眼帘,只见水鸟筷起肉落,几片鲜美的羊肉卷就落入了召唤兽的碗中,剩下我们三个傻了眼。真是大意失荆州,到嘴的羊肉让别的熊吃了,我懊恼的放下筷子,不爽的望向召唤兽,召唤兽并没有动筷子,他示意着水鸟去拿旁边的香油碟,滴入香油后任由其在麻酱上铺展蔓延,才将羊肉放入蘸将起来,优雅的摘下口罩,大家闺秀般的将羊肉送入口中,整个动作看起来流畅舒展,行云流水,原来火锅还可以这么吃。我有些目瞪口呆,水鸟给我夹了一片绿叶蔬菜放在碗里,才失神回来,水鸟大气的说道“别客气,多吃点补补”,而顺爷和叮咚早就埋头吃将起来,战斗联盟瞬间瓦解,我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椅子上。

        算了,这世间唯有爱和美食不可辜负,没有爱,美食万万不可耽误!饿瘪的肚子早就咕咕地抗议,先填填五脏六腑庙再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几轮下来,干瘪的气氛也有了些缓和,不会有人跟美食儿过不去的,更何况是一群胖子们。恋爱就是温馨的请客吃饭,味蕾的满足以及集中于胃部的供血,都会影响大脑对爱本身这件事情的判断,酒足饭饱的我靠在椅子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对面那对狗男男,你侬我侬的沉浸在恋爱的世界里,夹菜夹肉丝毫没有理会我们这些旁观者。

       可能被我盯着有些不好意思,召唤兽忸怩的碰触着水鸟,不再让他往碗里夹菜,幽怨的眼神自顾自得的散发着,一副病怏怏有气无力的样子。这个场景闪电般在脑中定格,像极了林黛玉初入贾府,和贾宝玉相识的画面,那“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的描写着实让人印象深刻,只不过眼前这位是“两道似蹙非蹙浓烟眉,一双似怨非怨松狮目。态生两靥之懒,娇袭一身之肉”啊,我都有些隐忍不住,冲上去握着召唤兽的手,说出那句撩妹始祖的名言声语:“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这次温馨的请客吃饭,并没有想象中的热络和俗套,召唤兽话语甚少,一副高冷鸡的样子。后来我才知道,那天一方面他在生病,另一方面应该是对我们这群呆瓜没有足够的认知,本能的防备。慢慢厮混多了,大家才熟稔起来,可以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秋风暖阳实在适合出游,大家常约那些日子出去,游逛在校园里,我对那日记忆尤为清晰:大家三三两两的走在园子的主干道上,我和水鸟有一句没一句的臭贫着,肥美多汁的召唤兽笨拙着跟在水鸟后面,特别像网络游戏玩家的宠物;水鸟多少有些讲不过我,落于下风,召唤兽实在看不下去,蓦地站住叫嚣道:“不准你欺负我家babe,老博士受我一箭!”,然后粗壮的双臂往后一拉,眼看强劲的弓被拉满,便比拟出射箭的动作,太阳的余晖撒满了召唤兽高大的身躯,他就沐浴在金色的暖阳里,眼神刚毅,憨态可掬,像极了二次元人物,着实讨人欢喜。我笑盈盈的看着他,说道:“babe,你太像水鸟的宠物,需要时被召唤出来,以后就叫你召唤兽吧!”

       史小鹏的“心语”骤然响起,正在梦中和召唤兽抢肉的我一下子被闹钟拉回了现实。按掉闹钟,吞咽下梦中带来的口水,我木然的从床上爬起来,有人说“每天叫醒你的不是闹钟,应该是梦想”,其实不然,现代人连做事和做梦都混淆不清,怎么可能会有梦想这个东西呢!起码对我而言,每天叫醒我的不是梦想,是肉夹馍、菜夹馍、胡辣汤、羊肉泡馍、包子、豆浆还有鸡蛋灌饼什么的。

        西安的生活像是一潭死水,每一天来了白天,又来了晚上,来了晚上,又来了白天。白天,晚上,白天,晚上。可谁曾想过,这种无休止的反复,忽然间就会改变呢,召唤兽要来西安,小住一段时间,当然还有水鸟。

        他们没坐高铁,找了一个通宵的卧铺一大早来了西安。情侣之间的必做100件事情里,我会把“卧铺出游”放在里面,在那封闭狭窄的空间里,你我是彼此唯一的世界,可以光明正大的相互依偎相互依存,偶尔偷偷摸摸的小爱抚,让整个车厢都春意盎然,浪漫至极。蜂拥而至的乘客中,召唤兽硕大的身躯显得格外扎眼,悠哉哉的拖着行李箱往外走,精神奕奕,倒是水鸟有点儿疲,无精打采的跟在后面。接过他们的行李,召唤兽顺势就把手搭在我的肩上,宫廷范儿一起,便说到:“若是早生些时候,在这盛世繁华的长安城里,凭我的几分姿色,一定是呼风唤雨权倾天下的主儿”。水鸟倒也机敏,马上接话到:“那一定是‘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玉环了”。召唤兽扁了扁嘴,盛气凌然到:“放肆,我可不想惨死在马嵬坡上;要做也是后宫男宠无数,分分钟秽乱春宫的媚娘好嘛”。我稍微弯了弯腰,顺势边说到:“圣上,咱起驾回宫吧!”。就这样,嘻嘻闹闹的一路回到了家。

       那会儿我一个人在西安租了一个90多平的大两居,离单位比较近,两站公交车的行程。召唤兽一到家就大呼小叫,直呼我太奢侈,当时小得意背后的我其实有些落败的感觉!我算是北上广深的逃兵,在需要打拼豪赌的面前,我选择躲在自己的安逸圈里;在一纸值万金的北京户口面前,我选择看起来一文不值的西安户口;在可以轻松享受天价学区教育资源的面前,我选择富贵不能淫的决绝;在……对不起,我编不下去了,就是因为穷我才离开的北京!我不想睡在只有10平左右的出租屋里,我不想奔波于3个小时上下班的路途中,我不想连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的勇气和资本都没有!我知道,看到这里gay里gay气的你们,一定会说老博士,你不仅仅穷,还懒还虚荣!恩,老公,你们说的都对!

        召唤兽瘫软在床上,小憩一会儿后,便凹了凹造型,问到我:“老博士,我美吗?”

        “美!”,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这是后天性的自然反应,长时间的条件反射下自然而然得到的答案。

        召唤兽满意的抛了个媚眼过来,继续问到:“那你爱我吗?”

        等等,这个问题可就超纲了,我们两之间存在的不应该是纯粹的友谊吗?

        Gay圈有纯粹的友谊吗?不对,这个本身就是个伪命题,我们还是重新把Gay的友谊定义一下,分门别类应该是以下三种:

        一种是“铁打的姐妹,流水的男人”,他们之间有聊不断的八卦、享不完的桃色,他们是 共存体,情商高的确实如此;可总有利益分崩离析、寂寞噬心蚀骨的时候,那会儿也只有“背叛的男人,撕扯的姐妹”了。

       还有一种是用爱情的方式经营着一场友谊,在这场友谊里他至少还可以全身而退,而你呢,模糊了友谊,妄想了爱情,丢掉了朋友,消耗尽了你仅有的爱情信仰。对了,你真的有爱情信仰吗?

       好了,今天老博士就讲到这里,仙女们我们下周见啦!比个美美的爱心。。。。。。等等,这个同学你有什么疑问?啥,还有一种没讲,这位直男同学应该走错片场,你为什么要听这些骚里骚气的东西呢,以上两种你都不是!是啊,我们可不可以单纯到像直男之间那样相处,不夹杂爱恨情仇,不裹挟利益纠纷,哪怕只是因为我们仅有一个共同爱好,或是对某种实物有一样的期许,就这样我们能够摒弃掉圈子还可以成为挚友。好啦,这位同学你是不是这第三种啊,别哭,你这样的估计很难找到男朋友的!

       可我和召唤兽又是哪一种呢,姐妹吗?我们两个八百年不电话不微信,如果能用H代表“好”,他绝对不会多打“ao”!爱情吗?Oh No,我这样的理工屌丝男,浑身散发的直男气息,召唤兽看见后肯定捏着鼻子远远的躲掉了;况且,召唤兽也不是我能下手的菜,他那XX(召唤兽:老博士,你给我闭嘴)!再说,召唤兽本身就视直男为毒瘤,第三种就更不可能了!

        晃了晃神儿,召唤兽看我没反应,不高兴的就怼了回来:“ 不爱我,就不要觊觎我的美”,然后把身体扭过去,却开心的唱着:“大错特错,不要来侮辱我的美”!召唤兽生气生的莫名其妙,突然间的开心也是莫名其妙,倒是我显得小里小气的,木不愣瞪的傻站在那里,水鸟在旁边笑的没心没肺。其实这样的生活我也知道很妙,无非就是他在闹,你在笑!

        你问我答的环节并没有结束,这是一组套题,还有个问题是究极杀器。趁召唤兽还在莫名其妙的情绪中,我得赶紧脱逃,正准备转身走掉,召唤兽幽幽的声音就飘到了耳边:“老博士,我问你,我和他前男友谁美?”。

       前男友,在我看来这种避犹不及的话题,在同志圈的生态却显得尤为奇怪,像是在爱情的战场上厮杀立下的赫赫战功,或是集邮册上偶获的一枚限量版邮票,即使他人不提,自己都会不经意拿出来晒一晒,要么痛心疾首,要么魂牵梦绕!大哥,您这是病啊,去吃药治病,别耽误治疗好不好!

       水鸟不爱提,召唤兽却偏偏要提,他的意思我懂,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可是,实在有些剑走偏锋啊!

        “怎么说呢?你们两的美不一。。。。。。”

        “闭嘴!谁美?”

        “你的美像是炎炎夏日穿堂而过的一股清风,他的美像是秋意盎然。。。”

         “闭嘴,你是想说我们俩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是不是还可以做一对无话不谈的姐妹花啊!”

          “。。。。。。”

          “快说,我和他前男友谁美?”

          “老公,你美!”

          “晚了,杖毙!”

       我望向可怜的水鸟,水鸟是个勇士,是个战士,更是个烈士,这是怎样的一种大无畏的精神,生活在这样环环相扣的问答中,当年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简直就是天堂啊!

       召唤兽并没有因为听到标准答案而开心,倒是有些自怨自艾起来,不甘像自己这样的尤物,得不到万众宠爱,默默的冬去春来。水鸟贴心的抱上去,说boya还有他啊,召唤兽嘟嘟嘴说幸好还有你,然后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就这样,我触不及防的被喂了一嘴狗粮,伤风败俗,在我面前装什么苦命鸳鸯!

        “Babe,你可以做个帝都名媛啊,凭你的姿色,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吧!”,我建议到。

       你说的是微博上那些名媛吗,召唤兽比划出可爱的手势,表情却有些顽劣的样子,嘴里说到“怕只怕绝大部分都是唯品会的吧”

        “唯品会,啥意思?”,我满脸疑惑的看着召唤兽。

       “都是傲娇的性格,却只卖呆萌的价格!”,召唤兽眯起那双松狮目,轻挑着浓烟眉,一副妩媚娇艳的样子。

       莫名被戳中笑点的水鸟,一把又抱住召唤兽,搂着脸就啃来啃去,一边啃还一边说:“老博士,你看我家boya多可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只想做一个美丽安静的色情博主,除了分享我那不容置疑的美,还有我的巨根,和那些不可描述的sexual life”

        呐呢,你们两不就早是纯柏拉图爱恋了吗?“你说的可是性生活?”我试探道。

        “当然,老博士,你英语so差!”,召唤兽不屑道。

        “。。。。。。你说的可是“亲舔口裹插夹射”的性生活?”,我不甘心继续问道。

        “不止,老博士,你格局so差!”,召唤兽答道。

        “。。。。。。那到底还有啥性生活?”,我只好讨教道。

        “当然是我被一群壮汉左拥右抱,他们轻轻微喘面带潮红,一个握住我的巨根慢慢的吞吐,一个含住我鹅蛋般大小的蛋蛋,一个舔着我的巨乳一个揉着我的丰臀,然后我侵身一人便抽插起来,畅游在性爱的海洋里~!”,然后召唤兽做了个极其满足的表情。

       “原来是意淫YY啊~”,我切道。

       “肤浅,意淫是性生活的荷尔蒙,只有意淫我们才能在性生活中无限放大感官,沉寂在肉与肉、灵与灵的纠缠和放纵中,奔跑跨越一起共赴情爱的高潮!”,召唤兽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

        人啊,都是这样,没什么就期待什么,就炫耀什么!看来,性生活不是很和谐,我默默的揣测着。

        “哎,对你这长期干涸的老男人讲这些,本仙女是有些过分了!”,召唤兽摆摆手说道。

         嗯,是在下输了!我的刀呢,水鸟你别拦着我,让我捅死丫的!

       后来的日子,几乎每天都在你吵我闹的日子中消磨而过,也不是每次嘻嘻闹闹就能过去。我和召唤兽是截然不同的两种type,吵得面红耳赤的时候,大家就相互揭短怼来怼去,水鸟被夹在中间尴尬万分,有时候调节一下,后来烦了干脆就躲起来画图。召唤兽一吃亏就抱怨水鸟不帮他,让水鸟以后和他画的图一起去过吧,还嚷着“倒是让你画的豪车帮你口一管啊”,生气的时候都让人啼笑皆非。

       那会儿我都觉得时光恍惚,好像是还在北京的园子里,上课下课,上班下班,然后相约一起吃饭,有了友情,爱情似乎可有可无。召唤兽有时候也心疼心疼我,让我找个男朋友,说一个人总会寂寞无助,两个人总比一个人面对要好。

       寂寞无助?

       我们都有寂寞无助的时候,就像黑暗中躲在角落的小孩,会颤抖,会啜泣,会有一种一眼看去深邃的黑暗一望无边的无助感,被缠绕,被包裹,它会慢慢蚕食着你仅存的力量和勇气。所以,你总得有自己的坚持和信仰,那是黑暗中微微发亮的烛光,摇曳的烛影打在侧脸会让你重新审视自己,审视彷徨和迷惘,重拾坚定的自己。

       我从不惧怕寂寞孤单,寂寞孤单下的爱情,索取的越多,失去的也会越多。爱的本质应是一种给予和付出,最好的爱情就是彼此给予成长的空间和土壤,大抵爱情的幸福如斯。所以,我只怕盛世繁华下的良辰美景与八珍玉食被辜负,无一人可分享与倾诉,这种感觉亲情给不了,友情也给不了。

       有点扯多了,书归正传。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所以才需格外珍惜在一起的时光。召唤兽和水鸟要回去,我们还需回归到各自的轨道上,继续沉积和努力。在进站口,我问召唤兽:“babe,你还想来西安吗?”,召唤兽白我一眼说道:“不要,你都不带我吃肉,哼!”。我微微一笑,双手一摊。

        当然,这世上留也留不住, 

        挽也挽不回的,

        不是有很多吗? 

        例如召唤兽想走 

        我也不是,很想挽留!

        倒是水鸟语重心长的说道:“回北京吧,那里起码还有我们!”

        我愣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嗯,算是答允考虑!                                               

       动车快将始出之际,命运早就伏在路轨上,或是畅通无阻,秀丽风景一路伴随,或是惊险万分,磨练苦楚增益其所不能。召唤兽你以后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要时刻关照自己的内心,摒弃掉依赖和懦弱,要学会自我决断,要明白天道酬勤,总有一天我会遇见那个光芒万丈的你,那个美艳动人的你!

        召唤兽,我还是爱你的,与性无关,与情有感!

本应还有一个番外篇,现在想来,是无需开篇了!

搁浅的船只,

怕是此生都无缘与退潮的大海相见;

戛然而止的美,

是不是最让人魂牵梦绕?

再见时金秋,携正篇正式出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