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同志浴室探秘(图文)

转载自: 神都曹大侠 微博

这次南行我还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由于南方人毛发比较稀疏,对自己没有的东西充满渴望,那几天在浴室里老是有人感叹“你的毛儿好多啊……”,好想拔下来几根的样子,吓得我赶紧用被子盖住。

南方人很多都是当年“五胡乱华”“中原陆沉”“衣冠南渡”的时候北方汉人迁移过去的,南方那时候好多都是无人区,也由此得到了开发,虽然南迁汉人也跟当地“蛮夷”混血,估计汉人的血统还纯正一点,而北方地区被胡族先后统治至少有几百年,早就是纯粹的杂交品种了。有时候理个发都能牵扯出历史问题,理发小哥都会问我“你是新疆人吗?”——已经有无数人这样问过。委婉一点的问“你是汉族吗?”好像我来自很远的地方,我实在不想跟他们解释了,便说“你怎么知道的啊”。经过几千年的播迁流离,中国各民族早就大融合了,虽然有时候充满着血腥和暴力,所以我们现在发明了一个新词叫“中华民族”,只好注重文化认同,而非血缘认同。

我此行的路线是洛阳——襄阳——武汉——长沙——桂林——南宁——贵阳——重庆——成都——洛阳,西安由于离得比较近,我已经去过多次了,这次虽然路过也没有再去。我一般是白天游玩一下当地的标志性景点,晚上就找个同志浴室什么的过夜,既能玩又省钱,何乐而不为?不过在那种场所一般是休息不好的,里面乱叫乱摸——你懂的,所以我隔三差五还会开个酒店啊青旅啊什么的休养一下——也可以用软件约的噢,总之,这次是玩嗨了……​​​

2017年4月5日,我抵达此行第三站——长沙。出发前我已经查好,长沙现在有两家同志浴室,蓝色春天和文林,蓝色春天八年之前我就去过,现在还在老地方,那时候那里环境卫生特别差,就是人气旺一点而已。听说现在的文林年轻人不少,所以我这次主要是奔着文林浴室去的。

这两家浴室离得特别近,隔岸相望,格局跟武汉的那两家有点类似,恐怕暗中也是竞争很厉害,刀刀见骨吧,君不见北京的优势健身是怎么被九龙湾搞倒的?现在好了,九龙湾一家独大,门票乱涨价,服务又不像话,在天子脚下居然搞得跟黑社会似的,实在是有损首都形象,也许北京本身就是一个充满明争暗斗见不得人的地方吧。(几年前我曾因为反映地方上的一个文物案上访,以至于在北京看守所生活了11个月,那11个月虽然有吃有喝有人站岗有书看,生活规律,身材也一生中最好,但我对北京还是没什么好印象,颇有微词的)

不过他们斗归斗,只要势均力敌不把对方吃掉,这对我们消费者就是有好处的,互相制约,起码哪一方都不敢乱来,可见二力平衡才最和谐。

这两家浴室都在定王台浏城桥那里,在火车站可坐9路公交直达,在“浏城桥(建行)”这站下。蓝色春天还在老地方——浏城桥大厦五楼,但下车后我却找不到浏城桥大厦,毕竟时隔多年物换人非,这时我便向桥头一个卖水果的老汉询问,这个老汉不知是没听懂我的普通话还是想装孬,看着我,笑而不语,弄得我很尴尬,难道还得买点你的水果才告诉?正好一转身,我看到了熟悉的字眼——浏城桥大厦,还情不自禁脱口而出“找到了!”,于是直接甩下那老汉走开了——然后他开始尴尬了。​

外面有点破,里面别有洞天

接着我又在浏城桥大厦上看到了熟悉的字眼“蓝色春天”,参照物找到了文林浴室就好找了,因为它据说就在对面的书市隔壁,对面是有个“定王台书市”,可到底是在桥上还是桥下?入口在哪里?我找来找去居然找——不——到,于是没头苍蝇似的乱撞,打电话问一个去过的朋友,他知道在哪里,可就是说不清,毕竟人家不像我这么专业,去过之后还记下周围建筑的名称。

最后实在无法了,我只好改变计划先去蓝色春天了,然后在里面问一下当地人,第二天一定可以找到吧。

进浴室之前先是吃午饭——我每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尤其是一个人背着包不会说当地话的情况下,我总是有点担心吃饭被宰,因为很多地方的人都有欺生的心理,不知你们是不是有我这种想法。所以我便到蓝色对面巷子里找到一家便宜的饭店,还有价目表呢,我一看炒粉才七块钱,于是直接点炒粉,这就不怕什么了,老板娘一听我点这个,便凶相毕露,没什么好颜色了,好像被人识破了什么似的,很不情愿地去做了,好似在说:好不容易盼到一个过路客还宰不成了?​

吃完午饭我便到了蓝色春天,真有耳目一新眼前一亮的感觉,环境卫生和设计风格比多年之前好多了,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那里也装修了好多次,所以我们应该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比如一个人可能最初做人不成功,说不定后来就成了马云呢,所以不能一棒子打死啊。不过听说现在这里老年人居多,这么好的环境和风格,我总觉得不太可能吧?​

由于那天是周三,清明小长假又刚过,所以稀稀拉拉并没有几个人,只有几个帅哥在睡觉,我也不便将其搞醒。倒是跟里面的服务员热络起来了,他们又是感叹“你的毛毛儿好多啊,好性感啊”,最后居然惊动了他们在房间睡觉的老板,他也出来看毛毛,他们老板应该有四十多岁吧,但由于保养的好完全看不出来,他也对我的毛感兴趣,还搭讪道:“你是北方人吧?来长沙出差吗?”

我只好随口答月地说:“是北方人,也算是出差吧”。

“你肚子上的毛很性感啊”

“你喜欢吗?”

“我就是喜欢毛儿多的”

“哦”

正好他们那里的无线网连不上,连了几次都是显示身份验证出现问题,我觉得卖东西用无线网更流畅一点,也不心疼流量,我便向服务员询问无线网密码,服务员说前台不是,我说那是错的,连不上啊,服务员便说我们内部人员怎么都能连上?最近好多客人都说连不上,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他这样一说,我便猜到了个大概,肯定是怕客人连的太多他们内部人员用不了,就像郑州的朋友浴室一样,直接声明无线网对客人不开放,因为他们要咸蛋家直播用呢,你说气人不气人?其实装一个大频率的宽带不就解决了,起码服务要跟上时代步伐吧。

于是我擒贼擒王直接找到他们老板说“本来想在这儿多住几天呢,可是你们这里的无线网连不上——太不方便了”

“你手机流量不够吗?不是50块钱几个G的吗?”

“我是省内的卡,出了省就不够用——本来想在这多待几天呢”

老板一听沉默不语了,念叨“这还影响生意了?——我让服务员给你搞下吧”

我笑说“他们哪里敢搞啊,搞了半天了都不行,我看也别难为他们了,还是你帮我搞下吧,能连上我就在这里多待几天,呵呵”。

老板听了笑而不语,说“你这话什么意思啊”

我说“都知道怎么回事得了——你帮我输密码吧,我不看,这里环境不错,我想多待几天,不然就去开宾馆了”

这时老板便说“你手机给我,我看看有什么问题”,他摸索了一会儿便说“这不是连上了吗?是你不会连”,我说“能连上就行”。唉,为了一个无线网还斗法半天,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来,又邪恶地说“那你怎么感谢我呀?”语颇涉邪,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其实他长得还可以,气质也不错,我也对他有感觉,况且在武汉那垃圾地方都没有玩好,我也饥渴好久了,于是便说“你想让怎么感谢就怎么感谢吧……”,他便说“到我房间里躺会儿吧,外面睡不好的”,我说“可以啊”。

他的房间里面摆设还挺精致的,可以看出他也是一个很讲究的人,况且整天守在锅边,应该不饥渴才对呀,不知道怎么会喜欢我这个不修边幅的人,莫非只是因为我的毛毛?其实同志之间有什么喜欢不喜欢,还不是互相解决拔屌无情而已,但有那片时之趣兴也可以了,这也是一种乐趣,按李银河教授的观点,这也是爱情的一种形式嘛。于是,在床上,在椅上,换了好几个姿势,还是挺刺激的,我饥渴好久的身心终于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抚慰。

完事之后他说想看片,我便问他百度云(现在叫百度网盘)账号是多少,加他好友,拉他进我的群了,里面片子各种类型都有多的很。我问“你还有这爱好啊?”他说“人都是会饥渴空虚的,很多问题不是钱能解决的”。后来我才听说,他跟老婆虽然没有离婚但两地分居,婚姻名存实亡,估计也是各找各的吧,所以我觉得同志还是不要结婚的好,形婚也不要,都很累,人生如寄,何必演戏,况且人生天地间本就是赘疣了,何必再庸人自扰节外生枝。至于财产继承问题嘛,我觉得那些都是身外之物,死后献给国家或者慈善机构得了,再说一个普通人能有什么遗产啊,真正的伟人都没有什么的,偏我们还要庸人自扰,再说了,多藏必厚亡,压根儿就不要贪求太多,也不用活得那么累了。作为同志,只要实现自身的价值和人生意义就好了,我觉得还是要想开一点,有一个大情怀比较好。再说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尤其是在现在的社会大环境下,阶级固化,社会财富被少数人垄断,普通人再努力还是活得这么无奈悲催,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既然命运这么诡谲,人生这么无常,有的人为了传宗接代结婚再离婚,自以为得手以后有靠了,最后不要被自己传的种给害死了,就像《红楼梦》里面说的,子女是“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

没想到初到蓝色,先是跟老板玩了一把,以后几天我们偶尔还能碰面,脸上都有些讪讪的不好意思,只是稍微打个招呼,彼此心照不宣,毕竟都是明白人,他是什么身价?我去那里是干嘛的?只是本来人生毫不相干的两个人交集了一下,各取所需罢了,求仁得仁互不怨。​

周三周四我在蓝色待了两晚,白天就出去溜达一下,那里平时人虽不多也有几个帅哥,可能是人少吧,帅哥也不挑剔,一碰就玩,有时候几个人一起玩,再配合使用我的拳爆rush,别提有多爽了,有时候真想塞一粒零号胶囊,但又怕他们满足不了,再说出门在外多有不便,最终克制住了。不过已经很爽,乐不思归了。

再乐不思归我也不忘此行还有任务,于是闲暇之余便多拍些照片,拍之前先把手机摄像头用无尘布擦拭一下,以求照片质量完美一些。你可能会问,为什么不用小型相机呢?在这种场所还是不要用相机的好,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毕竟这种场所比较敏感,有时候用手机拍照他们发现了都要盘问半天呢,所以我尽量不让他们发现,可以说是偷拍吧,我觉得还是用手机隐蔽一点。再说以我的用途,手机拍出来的就可以了。​

我发现他们吧台那里也有一个售货柜,也卖一些同志性用品,不过有点黑,都特别贵的,rush和延时药都是200左右一瓶,0号胶囊180一瓶,不过我转而一想,可能这才是正常价吧,我平时都是让厂家直接发货,卖得偏低了,不过既然已经卖开了,还是薄利多销长远考虑放长线钓大鱼得了。

且不去计较这些,在一个地方待久了就没有新鲜感了,我便向当地人打听长沙其他浴室的情况,听说去年还有一个“温馨家园”,环境特别好,年轻人特别多,不过经营不下去,已经关掉了;印心屋和多多洗浴也早已成为历史,尤其是多多洗浴的关闭让人唏嘘——当年多多洗浴一个年老的同志洗澡滑了一跤,结果脑残了,赔了钱,偏偏祸不单行,接着又有老同志在里面做爱由于心脏不好去极乐世界了,然后多多浴室就被停业了,老板回益阳老家四处借钱赔,还问跟我讲这事的朋友借了五万,所以多多洗浴在2012还是2013年就关闭了,本来它位置好又便宜——在黄兴路步行街那里,在圈内轰轰烈烈挺有名的,没想到转眼就成空了,可见人事之无常。现在长沙只有蓝色和文林,这两家还能存活下来,可见其老板也不简单。​

多方打听,我终于搞清了文林浴室的准确地点,原来是在某个宾馆那里进去,隐藏在一栋居民楼的11层,而且我还问到了其前台的电话。

于是我在周五那天前去了,这次很容易便找到了,那里的环境卫生其实也一般吧,跟蓝色一样,都是过夜40块,可能比较隐蔽一些,所以人气还是可以的,本地人去的还多一些,他们反映“蓝色春天在五楼,没有电梯,而且楼梯都暴露在外面,爬那段楼梯就等于是出柜——本地的谁敢去啊,吓死了”,哦,是这样的,原来还有这个因素啊,呵呵。​

文林浴室年轻人的确不少,中年人也很多吧,总之去了应该是能玩的,只要你不是特别挑肥拣瘦的那种。还有,在那种场所最好不要玩手机吧,很多都是玩着玩着睡着了,醒来手机不见了,抓狂得不行,我都目睹好几起这样的事件了。那种场所毕竟鱼龙混杂,丢了找也找不到的,一般浴室也不会负责的,报警也没用的,再说了怎么报警?警察不问你来这里干嘛?所以最好把手机锁到柜子里,来这种场所就是玩的,那就专心玩,专心睡觉。

至于吃饭的地方嘛,文林对面的桥下面有两家的哥餐厅,存在十几年了,口碑很好,是自助餐,微信支付11块就行了,菜品还不错,可以吃到饱,想省钱的可以去那里吧,我也是听一个当地人推荐的,去吃了一次,果然不错。还有,蓝色对面巷子那个老板娘做的粉和面其实味道还可以,他见我后来又去吃饭,也没有背包,神色温和了许多,饭量也足了许多,唉,让我说啥好呢……

周五在文林待了一晚,遇到一个帅哥,长玩了一次,最后抱着睡觉,我去撒个尿他都问“你还回来吗?”我说“我真是上厕所,今天已经虚脱了,不找人了,就抱着睡觉了”,他又说“你可别骗我噢”,我说“不骗你的”。由此可见,同志之间多么缺乏信任,关系有多么不稳固啊,尤其是在这种场所遇到的,真是露水情缘啊。

谁知我稍微去的时间长了点,回来的时候他已经抱着另一个人了,我晕!这比我还朝秦暮楚啊,不过他抱的是个帅哥,也是我的菜,于是我也赖着脸皮躺在那里了,我们三个最后还抱成一团,我还说“你看咱们三个在一起多幸福啊”。​

第二天是周六,浴室的黄金时间,一般各个浴室的人都会特别多,我觉得还是蓝色环境卫生好一点,所以白天去天心阁逛了逛,晚上又到了蓝色,服务员当然还认识我,又妖里妖气地问“帅哥,昨天晚上去哪里了啊?”我总不好说去文林了吧,便说“昨天开了个房休息了一下”,他又说“是啊,在这种地方是休息不好的——原来是养精蓄锐好了今天又来了,今天可是有100多人的规模呢,准备玩几个啊,嘻嘻”,我嘴上说“好吧好吧”,心里窃喜,以为可以大开眼界了。

大约晚上七点以后吧,浴室开始陆陆续续上人,我就坐在大厅里观察,看有帅哥没有,寻找目标先下手为强,谁知越看越发现不对劲儿——怎么一个个都是老头儿啊?中年人都不怎么多,这在平时还看不出来啊,人少吧玩得还挺爽的,今天是怎么了?是我产生错觉了?莫非传言都是真的?这里真是“考古”的地方?我又赶紧进去看了看,发现已经乌压压乱糟糟的了,但还是年龄大的居多吧,连拄拐的都有,难为他怎么爬上五层楼梯的,真是生命不止欲望不息啊,我倒不是歧视老同志,毕竟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恋老族也很庞大的,我是觉得人到了那个岁数还是应该看破一些,以静养为主,就不要再这么折腾了,不要再像多多浴室发生的事那样,毕竟年龄太大了。也许他们来这里只是想寻找一下认同感吧,毕竟错过了太多。

里面或者就是一些歪瓜裂枣的,整体质量真不行,还不如老家的呢,你说我跑那么远干嘛,尤其是在那个伸手稍微见五指的环境里,他们乱摸乱掐,实在让人受不了,把我恶心得不行,以后谁再说同志都是帅哥,就把他关在同志浴室里,而且把里面的灯全部打开,他就知道自己有多么孤陋寡闻了。偶尔碰到几个巨帅的,又高冷得不行,稍一试探他就把你的手推开,不过你一想你是怎么拒绝别人的,心理就平衡了。再说了,他既然来这里很有可能是恋老的,这也勉强不得,我又不老,嘿嘿……难道前几天跟我玩的几个帅哥也是恋老的?只是找不到老头儿了才跟我玩?呃呃呃……

总之,那一夜像是误入群魔洞,感觉周围张牙舞爪乱糟糟,我去的同志浴室也多了,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那一夜也觉得蛮恐怖的,人不人鬼不鬼,难道这就是我们的生活?这就是星城长沙同志的真面目?至少是一个侧面吧。等到12点过后,当地不过夜的走了一批才好些,于是我赶紧找个地方躺了会儿,压压惊,缓缓神,我突然觉得讨厌人类了,讨厌同志,也讨厌我自己,看到了长沙同志浴室的这段秘史,我也不想再在长沙待了,于是当天晚上毅然网购好了下一站的车票,我觉得还是看看山水比较好,所以下一站——桂林。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亲,加好友,有需要了联系我,我是不会主动发信息打扰你的。

如果你平时买rush等同志性用品,算是找对人了,我已经申请成为厂家代理,用品基本上都是厂家平台直接发货的,减去了许多中间环节【大中小批发商】,所以价格上特别有优势,比他们便宜许多,啥都有,该有的都有,欢迎咨询选购,有时候自己也发货,可以送你们一些赠品和延时药的试用装。买任何用品就免费送片了,拉你进群,经常更新永久免费的。比如油套两样一共30就包邮了,油是200毫升的大黑油(即黑魂,市场价35一瓶),套是10只装的超薄型(市场价20一盒),这两种便宜又超好用,我用的就是这种,第一次为了让你体验,所以便宜给你,不想要油套的话可以给你介绍其他东西,便宜又好用的。我的微信:15090186412,这个也是我的手机号。QQ:2409598032【想知道全国各地同志浴室信息的也可以联系我,还有我独家拍摄的内部照片哦,据说我的声音也很阳刚哦,闲聊勿扰,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