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同志浴室探秘(系列游记之六)上半篇

转载自: 神都曹大侠 微博

4月16日,我抵达此行第六站——贵阳,贵阳有个“黔水源”同志浴室,在“市一医”那里的中天商务港,我之前已经查好了地址,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却发现那里已经人去楼空关门歇业了,我顿时觉得非常失落和茫然,不知道下一步该何去何从了,难道还得开房约?我突然想到我查的地址后面还有一个手机号,应该是他们老板的,这应该不会变吧,于是试着打了过去,果然是黔水源老板的!从他那里我得知了新址,原来黔水源半年前已经搬迁到了喷水池那里,在嘉禾路上,不过由于延安中路那里正在修地铁,还是很难找,后来我发现从城基路那里进去最方便,在华茂大酒店附近。

黔水源浴室实际上是隐藏在一个城中村里面,这样的布局其实最好了,城中村里面房租和生活成本低,这样性质的浴室才容易经营一些,并且那里人流量大很隐蔽,迎合了大多数同志不愿见光的心理。最初郑州的金祥浴室就在一个城中村里面——冯庄,人气火爆得不行,后来冯庄拆迁金祥不得不换了几个地方,人气就再也不如从前了,可能是风水不好了吧。现在我又在城中村里面发现一家同志浴室,怎能不欣喜激动呢,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像当年金祥里面那样的盛大场面了。

这种性质的浴室为了掩人耳目门牌一般都是挂羊头卖狗肉的,比如上海的联邦浴室,门口竟然写的是“联邦大众浴”,估计每一个第一次造访的人都不敢进去的吧,我第一次就自作聪明地用“排除法”直接去了其对面的那家,结果发现越洗越不对劲儿,后来厚着脸皮一问搓澡师傅,他回答“你也是去对面的?——搞错了搞错了”,只好重新去买票。西安左岸浴室的门牌是我见过的最光明正大的一个同志浴室招牌,红底白字巨大而醒目,很扎人眼,但他也是只敢单单写“左岸”两个字,其他信息不会透漏的。

“黔水源”更绝,竟然写的是“汗蒸馆”,居然想起来用这个名目来掩人耳目,看来他们都没有我有魄力,我每次发货在快递单子上写的都是“日用品”,我的东西的确是“日用品”啊(“日”是方言,相当于“操”)。

不过进去之后我才发现,里面的确有一家汗蒸馆,左边是浴室入口,右边可以汗蒸,一边一国——左边是“男人极乐的国度”。估计进那个门的同志没几个会去汗蒸吧,毕竟醉翁之意不在酒嘛。​

那天是周日,虽然没有我期待的“盛大场面”,但也有几个帅哥,山不在高,有仙则名,人不在多,能玩就行。“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以下文字太污,不能细看,无法显示,略去略去……

玩完之后我们还加了微信,虽然都明白很可能是多此一举,日后基本上不会联系的——你喜欢的人永远不会回复你,你不喜欢的人一直都在骚扰你。我发现他们一个是做室内装饰设计的,一个是卖房子的,噢,怪不得加我呢,原来也是要发朋友圈的,呵呵,不过都是帅哥,发就发吧。

我问卖房子这个“生意怎么样啊”,他回答“不好,我怎么一个卫生间都卖不出去呢”,我幸灾乐祸地说“哦,这么惨啊”,他又问“你是干嘛的?”我说我是卖同志性用品的,一边玩一边卖,倒也自在,他说“听说这个利润挺大的——我也要卖”,我说现在卖这个的太多了,不挣钱的,他说“噢,我还想跟你卖呢”,我说“我的卖法跟他们不一样,我这种卖法你们做不了的”,他又问“那你是什么卖法呢?”我说“我是到处玩玩,写写博客,他们都是看我博客和微博加我微信好友的,也算是博客粉丝吧,我连网店都没有的,连担保交易都不用,一般都是直接微信支付宝付款,然后发地址电话,最后我把快递单号给他们,让他们注意查收,我是这样操作的,由于互相信任,省事多了——只有一个微店,偶尔用一下”。

他说“那我以后买这类用品就找你了”,我说可以,我看他刚才说得那么可怜巴巴,又毒舌地说“你还是先解决好温饱问题吧,嘿嘿”,他呵呵一笑,说“这倒也是,现在真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呢”,我看他这么率真好玩,便说“以后你要这类用品就进价给你了,然后你朋友需要了你把我的微信号给他,这样可以吧?他说“成交——那谢谢你了”。

里面还有几个帅哥,但好像是一起的,没法去撩,再说只要玩一次射出来就行了,有时候也是眼肌肚饱,我发现1不在多,只要硬度好,持久,都可以玩爽的,一个足矣,何必贪多。更何况刚才这两个都不错,又是我喜欢的类型,我发现跟有感觉的人做爱真是美妙的享受,真的是如鱼得水如胶投漆难舍难分,完全不同于饥不择食随便找个人解决的那种。只是美好总是短暂的,不过是一时的欢乐,像我这样浪游的人总要去下一站的,一路上,那些玩着有感觉的人的帅气明亮的脸也渐渐模糊了,有的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那时那地肉体上心灵上有过一次很爽的体验,这即是“相见不如怀念,再见一刀两断”,一起呆久了恐怕也不会有这种美好的感觉了,“生在这世上,没有哪一种爱不是千疮百孔的,何必离得太近,让彼此都穷形尽相”——张爱玲的这句话或许可以作为注解。是啊,一旦“穷形尽相”,彼此过于了解就没有感觉了,甚至会心生厌恶,还是“相见不如怀念”,所以我对那些能够维持长期关系的伴侣特别钦佩和不解,也许他们之间已经转化为一种亲情了吧。

经过这段时间的长途旅行,难免困顿,于是在黔水源浴室休养两天,那两天说是休养其实也没闲着,也是天昏地暗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可第三天的时候就想到外面的世界看看了,贵阳附近有个著名的景点“黄果树瀑布”,离这么近一定要去感受下了,不然多遗憾啊,总不能每天流连蹉跎在浴室里面吧,外面的风景也是很不错的,如果这么想玩,还不如找个看守所或者监狱待着呢,那里也能玩,而且还是跟直男……在那种封闭特殊的环境里,就没有什么直不直弯不弯之分了,人类的性要求都降到了最低,连性取向都可以改变,能解决就行,我几年前因为地方上一个古墓被盗进京上访,最后不但我反映的问题没人管,还赔了夫人又折兵被拘留11个月,在那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算是大开眼界了。

有时候想想,在那里有吃有喝有书看,生活挺不错的,性欲也能得到解决,我在外面差不多过的也是这种生活,出来干嘛啊,再说了,真不想看到外面这个五浊恶世,但“刑满释放”了,想赖在那里也不行了啊。还是外面的烦恼和是非多,我发现出来之后反而活得不开心了。

外面的世界当然也有外面的好,起码自由,可以到处跑到处约,换各地不同的口味,而且可以看风景,呵呵。人生地不熟地,想看风景还是跟团游吧,可以少走弯路嘛,在人生旅途中,我走的弯路已经够多了,于是当晚在美团上下了个一日游的单。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在紫林庵客运站会合了,幸好紫林庵离黔水源浴室不远,走路就到了。由于这个团的人都比较守时,我们提前就出发了,一路上这个导游都在哭穷,说得让人动容,他说贵州这边都是山地,长不了庄稼的,这边人生活多么多么苦,现在全靠旅游业才有点收入,而且这边全是国家贫困县,你看到路边卖东西的需要就买点吧,你不买那些东西就烂掉了,运不出去的……最后就差抱出个募款箱了,她还说“我对不起大家,我的年龄太大了——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年轻的小姐做导游……我的名字也对不起大家,因为我叫‘叶瑜’(业余)……”

这位叶导说的大概也都是实情,单是他这种热爱家乡的精神就让人心里暖暖的,这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套路还是挺管用的,我看买东西的挺多的,连我都买了点手工小玩意儿呢,之前我是认为在外旅行不宜买东西的,以免累赘。​

上午游览了天星桥景区,无非是一些山山水水,也不见有什么奇特之处,中午面朝大山吃的农家饭,很丰盛还不错,由此也可以看出贵州旅游做得还蛮不错的,很正规,可能真是手里的牌不多,自从国家大力反腐之后,“茅台酒”这张牌算是打不响了,旅游牌如果再打烂,可能真的就完了吧。

下午重点去游览了黄果树瀑布,未见其形,先闻其声,一路上跟一个帅哥结伴同行,互相帮忙拍照,之前我去景点是从不拍照的,比如在江南古镇那几年,我觉得只要去感受过体验过就行了,拍照干嘛,又不是为了向人炫耀的,再说了我也无人可炫耀的。近几年我才渐渐改变了想法,去景点也简单拍几张照片了,起码可以留作日后回忆,毕竟,生活是苦涩的,回忆总是美好的。​

我们俩就在能远远望到瀑布的地方互相帮忙拍了几张照片,及至往前走了一段路,发现离瀑布更近一点了,眼前的景色也更壮观了,又觉得那里才更适合拍照,于是又拍一次,越往前走看到的景色便更壮丽,及至到了大瀑布面前,才感叹“之前拍的照片都可以删除了”,于是前功尽弃,重新拍了一次,可见得陇望蜀真是人之常情,不过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了。

黄果树瀑布原名“白水河瀑布”,当年徐霞客也到过这里,称那里是“奇境”,并详细描述了一番,形容黄果树瀑布如“捣珠崩玉,飞沫反涌”,“烟雾腾空,势甚雄厉”,当时虽是枯水期,那里也有一种气壮山河的气势。

最精华的黄果树瀑布游完了,还有一个陡坡塘瀑布,就是《西游记》取景的地方,师徒四人挑着担牵着马走过的那个瀑布,没想到那里现在也成了一个景点,“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这是多么励志的一句话啊,跟我的那句“今日磨剑,他日冲天”差不多吧,我不辞劳苦四处浪游,是不是也有点西天取“精”的精神啊?

游了一天,晚上又回到黔水源浴室过夜,因为包就存放在那里,虽说是玩了一天,但也是蛮累的,要不怎么说旅游就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到别人活腻的地方呢,当真是活受罪,哪里是什么享受啊,不过面对眼前美景时有那么一会儿心旷神怡也算是值了吧,可如果赶上假期出游,人山人海地,恐怕心旷神怡是无从谈起的,那就当真不值了,幸亏我是个有点钱又有闲的人,又看破红尘遗世独立,因此可以避开人潮错峰出行,幸哉幸哉。

晚上在浴室难免又玩一回,那里平时人少,我都算不错的了,所以很容易就能找到喜欢的,对方也不挑肥拣瘦了,因为就稀稀拉拉那么几个人,那几个还不如我呢,所以说人不在多,能玩就行。人多了这山望着那山高,四处游晃,谁也不愿降低标准,都是守身如玉,总以为下一个会更好,临散场了才发现错过了,于是随便找一个解决一下了事,有什么意思呢。

那天晚上我打听到贵阳还有一家老牌同志浴室,叫“伴梦”,名字倒很有诗意,令人神往,可是在网上一查却发现伴梦浴室恶评如潮,主要是说那里是直男开的,对同志很歧视的,环境卫生也垃圾得不行,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既然到贵阳了,我总要亲自去看一看,感受一下才相信。我还听说那里本来是大众浴室,同志人群去的多了也就成了同志浴室,还可以这样啊,可见,在一个省会级别的大城市里,同志人群多么聚集,多么活跃,多么强大而饥渴,生生把一个大众浴室掰弯了……

于是第二天我满怀希望地去寻找蓑草路上的伴梦浴室,在嘉润家具城停车场那里,倒没有传说中的那么难找,也可能是我找类似场所找的太多,找出经验了,嗅觉也灵敏了吧,嘿嘿。

乍一见门口的招牌就觉得里面的环境卫生不会太好,我径直走到了前台那里,发现吧台那里是一个阴森森面带杀气的老女人,我先是试探性地问“你们这里是同志浴室吧?”,她点点头,我又问”门票多少钱啊?“其实我是明知故问,确认一下,毕竟第一次去嘛,当然要问清楚了。

她回答“25块”

“那过夜呢?”

“再加30”

我觉得不太对劲儿,便问“门票25块,过夜再加30吗?”

她冷冰冰回答“是的”

“那我现在进去一共是55块,是吗?”

“是的,没错”

“真是这样吗?”对方阴着脸沉默不语。

这时又从对面房间里走出一个老头子,打圆场说“门票25块,过夜再加30,给你个优惠价——收你50得了”

我想我来之前都问过别人价格了,过夜才30块钱啊,再说这里的环境还没有黔水源好,同在一个城市,怎么可能收费不一样,我当时便说“稍等一下啊”,然后坐在大厅里仔细察看了一下周围环境,那里结构特殊,连大厅小黑屋都尽收眼底,我发现被褥什么的都是发黑的,沙发和床也都是破烂不堪的,总之是很老旧的陈设和配备,该扔了还不扔,看来真是老牌浴室了,这让我一下子倒了胃口,别说比黔水源贵了,就是比他便宜也断不能待的……(此篇太长,有人咨询买东西了,剩下的有空再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