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同志浴室探秘

转载自: 神都曹大侠 微博

想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实在太难了,哪怕是我们这些没有家累的同志人群,不过有志者事竟成,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我终于在三月底出发了,一路向南,希望在这个最好的季节遇见最好的他,在旅游和性中找到一点生的乐趣,同志们不是有很多觉得生无可恋吗?我也一样的。人生最基本的追求其实还是在食色上面,只有这两者解决好了才能头脑清楚,其他的事情才能做好。这真是身为人类的悲哀啊。尤其是对LGBT人群来说,活着就是一种折磨。所以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度过人生就好了,就是最大的成功了。​

一个城市同志场所的多寡和优劣还可以反映出这个城市的宜居性如何,因为如果一个城市连这些仅占人口3%——5%的少数群体都能兼顾服务好了,那它的品味和宜居性就可想而知了。以这个标准来判断,西安的确是“同志天堂”,成都的确是“gay都”,可见传言不虚。

我此行的路线是洛阳——襄阳——武汉——长沙——桂林——南宁——贵阳——重庆——成都——洛阳,西安由于离得比较近,我已经去过多次了,这次虽然路过也没有再去。我一般是白天游玩一下当地的标志性景点,晚上就找个同志浴室什么的过夜,既能玩又省钱,何乐而不为?不过在那种场所一般是休息不好的,里面乱叫乱摸——你懂的,所以我隔三差五还会开个酒店啊青旅啊什么的休养一下——也可以用软件约的噢,总之,这次是玩嗨了……​​

3月30日,我抵达此行第二站——武汉,是在汉口站下的火车,原来武汉有“汉口”“武昌”“武汉”三个火车站,也就是常说的“武汉三镇”,以前都是市,现在成了区,有的人可能会比较晕,我明明是去武汉,怎么到了汉口或武昌?现在知道怎么回事了吧,区与区之间往来一定要坐地铁,很方便的,由于相隔较远,坐公交能慢死你急死你。

我一下火车就去坐地铁,地铁售票处已经人山人海地在排队,队伍又多又长又粗——插队的人太多,嘿嘿。现场乱如牛毛,可人工售票处却不售票,有点麻木不仁,服务明显跟不上,以至于我对武汉的第一印象就不太好。

偏偏快到我的时候隔壁的售票机又坏了,有个女的可怜巴巴地说要去武昌站赶火车,让我替她买张票,我想这也是助人为乐的事啊就答应了,谁知我买完又有两个人可怜兮兮说帮忙买一下吧,急啊,我又仗义答应了,并且把零钱一块不少递给她们说“你的钱拿好了”,那女的简直有点激动,连说谢谢,然后场面就失控了,他们可能真把我当成“大侠”了,一群人都往我手里身上塞钱,嘴里喊着“帮帮忙吧,要死人了”……这样一来我后面的人不乐意了,开始用我听不懂的方言骂骂咧咧起来,我才意识到这样是不行的,突然发现自己的票还没买呢,这都是啥事啊,便说“等一下啊马上”,于是赶紧买了一张票溜之大吉,喊着“我不管了!让一下让我出去!”。突出重围后我便赶紧到人工售票处说“那边有台机子坏了,现场乱套了!毕竟有的人还要赶车呢,可队伍半天都不动,我看马上要出事了——你们快去解决一下吧”,工作人员这才动弹了。

初到武汉,就是这个火急火燎乱糟糟的印象,好不容易才坐上地铁前往“大智路”这一站,因为我要去传说中的“汉林春”浴室,早有耳闻,如雷贯耳,只是一直没去过。​

汉林春同志浴室就在友益街与海寿街交叉点那里的佳来宾馆三楼,离地铁1号线“大智路”这一站最近,可以从大智路A出口出来,走京汉街、车站路到达,没几步路。

虽然我知道大概地址,不过还是在附近找了一会儿才找到,不过这也是一种探秘的乐趣,太容易得到的东西往往觉得索然无味。​

蓦然回首,我看到了身后的“佳来宾馆”,突然有种柳暗花明之感,心想终于找到了,就是这里了!

正要进去呢,我才想起来还没吃饭呢,迎接战斗呢,这怎么行,于是进了一家“襄阳牛肉面”馆,牛肉面12块一碗,味道还可以吧,重点是卖饭的是个帅哥,短发穿着运动裤很直男的那种,真是“秀色可餐”啊,不吃饭都饱了,哈哈,而且是他亲自下面亲自端上,他说话声音很好听也很客气——明天我还要去吃他的牛肉面!

后来几天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老是在附近街上跟这个牛肉面帅哥不期而遇,你想想,茫茫人海啊,不是有缘吗?有一次去吃热干面的时候发现他也去那家店吃,他是卖面的还来买着吃啊……噢,他卖的是牛肉面,而他喜欢吃热干面,武汉的热干面才是最正宗的嘛,我也喜欢,一般是4块钱一碗,不过是那种一次性的纸碗,我发现所有饭店都是这样的,由此也可见武汉人生活的精致与讲究,不过用纸碗是不是太不环保了?​

吃饱喝足我就进汉林春了,去这种地方一般都是要“做运动”的,所以不宜吃得太饱哦——你懂的,这是很重要的一条攻略,不然胃里翻江倒海的会很难受的。而且最好带点饮料进去,不然到时候需要的话里面卖得很贵的,有的地方更过分,连开水都不提供,就是让你买里面的酒水呢,但又死贵,你一运动口渴了不买又不行,真有挟尸要价之嫌啊,殊为可恨,所以还是有备无患吧。​

进了汉林春,其实还是蛮失望的,跟想象中的落差太大,与大武汉的身份也不符,可能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由于年久失修,里面的环境卫生真的好差啊,掀碎了都不舍得换的门帘,坐得稀巴烂的沙发,门都没有的卫生间……但人气还挺旺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们需要一个聚点来交流,来解决,满足我们卑微的欲望,互相慰藉寻找认同感和归属感,其实在里面真正玩的倒没有几个……面对眼前此景,我突然悲从中来,觉得在中国身为同志好可怜啊。

连大武汉的同志聚会场所尚且如此,更何况别处的,大多数城市基本上就没有,也就各省会城市有几个吧,情况还这么不容乐观,有的简直令人作呕,难道真像某些人说的那样,去同志浴室的都是一些“LOW逼”(低档货)吗?我相信人是没有什么Low不Low之分的,就像人性是无善无不善的,那些所谓的高档货干的又是什么事呢?所以还是不要用这个标准来划分了。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天生我才,都应该被温柔以待,尤其是我们这些不被理解缺少关爱的同志群体。

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好一点的交流聚会场所,来寻找认同和满足,做为港湾,暂避外界的纷扰,家庭的烦累,人生本来就是乐不抵苦的,尤其是对我们这个群体来说,况且还有艾滋这一巨大威胁,稍一疏忽可能就会中招,我几年前认识的朋友好几个都没有了,黄泉路远阴阳两隔,据说都是死于艾滋,真的是他们太放荡太不小心了吗?是他们该死吗?不同的人生苦难是差不多的,所以张爱玲才说“长的是苦难,短的是人生”,这简直就是吾辈的墓志铭。

武汉毕竟是我此行有同志场所的第一站,所以虽然汉林春这么不尽人意,我还是在里面呆了两天,不过没怎么玩罢了,倒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纯洁,而是真的没有碰到合适的心动的,你跟不喜欢的人叉叉哦哦,那感觉大约跟吃一只苍蝇的感觉差不多吧,所以我只是观察聊天,在里面休息,像特务一样用手机偷拍一些照片,用里面的无线网卖卖用品,我发现一发关于同志浴室的朋友圈,大家关注度都很高,点赞评论的也多了许多,一些在朋友圈从不露头的也浮出来了——我都没印象,不认识,毕竟好友太多了,用品也卖得唰唰地,可见大家对这种场所是多么渴望,身心是多么饥渴啊。

在汉林春第二天的时候倒是碰到一个不错的,是个四川娃,长得还不错,皮肤也好,还是身高啊身高……他还有个房间,于是在他房间玩了一次,跟喜欢的人做爱那种感觉真的是很美妙的,尤其是互相喜欢的两个人,怎么知道两个人是不是互相喜欢?就看他愿不愿意跟你接吻,两个人愿意接吻,那肯定是互相有感觉的,如果你去亲吻,对方忙不迭避开,那说明他只是想玩一下而已,那是发泄,不叫做爱——唉,同志之间不就是互相解决嘛,分这么细干嘛啊。

可喜的是我们俩接吻了,而且是深吻,可称为“舌战”或者“舌交”——“舌交”好像是个新词汇,不会是我发明的吧?太有才了。难得遇到一个可以舌交的,配合rush使用快感更强烈,真是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了呢。

事后他惊奇地问“你这是什么rush啊,怎么这么好用呢?我以前用的怎么不是这样的——难闻死了”

我说“我就是卖这个的,能不用个好点儿的吗?这就是最近卖的很火的拳爆升级版rush,不呛鼻子不头晕,劲儿还特别大,你想了解加我微信吧,可以进价给你发一瓶”。

他说“我现在就要”。

我说“这东西带一瓶还可以,带的多连高铁都不让坐的,所以我身上就带了一瓶自己用的,你要可以让厂家直接给你发货,全国一般第三天都可以收到”。

他又说“我不想快递——我在外面居无定所怎么快递?你这瓶卖给我吧”。

我说“我都用开了”。

他说“没事没事,我不在乎——你说个价吧”。

我看他是个流浪儿——同志中流浪的怎么这么多哟,刚才又表现不错,便说“什么价不价的,送给你留个纪念不行吗?”

他说“那怎么好意思”,我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看这样吧,你以后不管用什么东西都是进价给你——你一听就知道是进价的,然后你周围朋友需要这方面用品了,你就把我的微信号告诉他,也不用你去跟他谈,你看这样可以吧?你也不算白要,不用不好意思了吧”。

他说“这还差不多——我认识的人不少”——于是又发展了一个下线。

然后我又向他询问成都MC的情况,因为MC在圈内很有名气,多少人慕名前往,我八年之前也去过一次,在小河边,里面珠帘环绕,很有古典氛围,的确是很不错的地方,那时过夜才18块钱,不知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样了。

而他却说“MC已经关掉了”。

我听了大惊道“这怎么可能——我怎么没听说!”。

他解释“去年年底的事,我当时亲自去看了,能搞错吗?”

我想莫非是真的?他毕竟是成都人,消息应该是可靠的,难道连赫赫有名的MC都经营不下去了?看来同志浴室真的是没落了,我这次本来还打算去的,看来是去不成了?不过MC到底关没关,我心里是存疑的,如果有第二个人这样说,互相印证一下那就绝对是真的了。

也是从这个四川娃口中得知,离汉林春不到50米的地方还有一个同志浴室,叫“天河娱乐”,原来的名字叫“阳刚”,武汉“阳刚浴室”我倒是隐隐约约听过,没想到两家离得这么近啊,这不是冤家路窄吗?要远离竞争对手啊,怎么这点都不懂,可能是这里的地段太好了吧,不过这样一来,同志玩乐场所聚集形成一个“同志村”也不错,只是他们不要恶性竞争才好。

知道了“天河”的存在,我就不可能再在汉林春呆了,因为汉林春除了人多,其他各方面都实在不敢恭维。第二天我打算去东湖游玩,还网购了一张磨山风景区樱花园的门票,晚上准备去天河看看。​

东湖风光还是很不错的,骑着单车沿着环湖大道游玩也是人生一件乐事,尤其是在春天里,东湖湖面比杭州西湖辽阔,视野也开阔,道路两旁一样的春花烂漫生机盎然,跟杭州西湖比,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个动人的传说。

那天我费了好大劲儿才找到东湖樱花园,又是指示牌有问题,好多人都走错了,而且网购的票只能在一个门取票,绕来绕去的,能不能服务贴心一点啊。樱花园里的樱花有各个品种的,也就那么回事吧,原来真有大骨朵品种的樱花啊,以前我们公司到处都是这种樱花,又在白莲湖畔,一到春天景色美不胜收,简直是一个景点,可惜厂外人无缘得见,我当时还怀疑树上是不是写错了呢,心里一直存疑,今天可算搞清楚了,看来是我太无知浅薄了啊。​

日本人用“樱花十日”来形容人生的短暂,面对樱花多愁善感,充满着一种物哀美,面对满地的落花归于泥土,遥想当年早逝的朋友,身为同志的我也不禁泛起了这种愁思。​

那天晚上我很容易就找到了“天河浴室”,因为就在友益街与车站路交叉口的E品国际搜秀城二楼,离“汉林春”真的不足五十米啊。它以前的名字是阳刚,只不过是重装开业,改了个名字而已,环境卫生比汉林春好一点吧,人却稀稀拉拉没有几个,可能为了拉人气吧,过夜才20块钱,比汉林春便宜10块。不过这种场所都是人不在多,能玩就行,人多了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游来游去,挑肥拣瘦,临散场了才发现还没有解决,又有点不甘心,于是随便找个人草草了事,打射或者吃出来,有什么意思呢,所以人多有时候反而不美。​

这种场所一般都有一个神秘的“小黑屋”,就是故意不开灯,光线特别暗,方便你行事,因为圈内人情况一般的居多,如果都那么较真追求完美估计是解决不了性欲问题的,所以要的就是这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互相解决一下就行了,有时候都不知道对方长什么样,也有走出小黑屋看到对方模样后很后悔的,所以相见不如怀念,还是不要看清的好吧。

我在小黑屋里面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他已经走了,来武汉玩的——只是过路客而已——“,我琢磨这声音好熟悉啊,分明在哪里听过嘛,于是便用手机照了一下,原来是昨天在汉林春碰到的那个四川娃,他也看到我了,惊讶地说”你还没走啊——怎么又跑到这里了啊“,原来他果然是跟朋友在说我呢,是啊,男女之间还有道德和法律的约束,又有共同的利益连结,所以关系还稳固一点,同志之间什么也没有,只是新鲜感和激情,第二次见面恐怕连这两样都没有了,人的动物性的一面表露无遗,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也只能顺其自然了。看来他看的也比较开,那我就放心了,我们只是彼此人生中的过客而已,何况是在这种场所遇到的。

我们再见面纵然又躺到一起,果然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美好感觉,因为彼此比较熟悉了,新鲜感没有了,激情也就无从谈起,新鲜感和激情是性的很重要的两方面,这两者都没有了,那还怎么在一起啊,所以我说相见不如怀念,所以我很佩服那些结了婚的男男女女们,还有在一起生活很多年的同性伴侣——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

最后我怕影响他玩还开导说”你该怎么玩就这么玩,不要拘束哦,来这种场所就是玩的,不要太认真哦“。

他说”那好吧“。

我又问”你平时住哪里啊?“他回答”我就住’天河‘……”,从交谈中得知,他也是身在亲家庭,平时不想回家,看来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幸家庭的受害者,我这样一说他就不做声了,我也不便多问了。

在天河浴室一呆又是几天,当然也没有少玩,你也知道我不是省油的灯,那几天感觉天昏地暗时间停留天地万物化为虚有,在这种场所就是感觉时间过得飞快,简直有“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之感,每次出来吃饭的时候都感觉人间的阳光有点刺眼,不适应了。

其间我也开过一次房,想看下在大武汉用软件能约到什么货色的,结果只约到一个,还是个“骚年”(少年),一个17岁的学生,乳臭未干毛还没长全,玩完之后他还要在房间写会儿作业哩,那个画面让我觉得好搞笑啊,又有点罪恶感,不过一想现在的学生什么不懂啊?我都不知道是他玩的第几个了,我干嘛要有罪恶感?

总之,武汉的这两家同志浴室在你百无聊赖的时候还是可以去一下的,相对来说,汉林春中老年多一点,天河年轻人多一点,这毕竟是个同志聚会场所,资源又多,圈内还是情况一般要求不高的居多吧,极品能有几个,是极品也不可能去这里了,所以能解决就行了呗。只是在这种场所一定要记得戴套啊,不然小心中奖。同居的朋友玩的时候都要戴套呢,因为你只能保证自己不找人忠贞不二,但你保证不了他啊。地球这么乱,还是小心为妙。何况是在这种场所走马灯似的换人,所以切记“中央一套”,这样才能“快活到老”。

在我正要打算离开武汉的时候,听一个本地人说武汉还有一家同志浴室,叫1069浴室——呵呵,这是个好名字,在什么黎黄陂路上,离这两家也不远,我想莫非漏掉了一家?还要不要去看看?不过另一个人却说“也是没人,还不如天河呢”——我说怎么连影儿都没有听过呢,便打消了要去的念头,还是按计划果断离开去下一站吧。下一站是长沙,有星城之称,我八年之前也去过,那时候有蓝色春天、印心屋、多多洗浴三家同志浴室,人气还不错,不知道如今是什么光景了。所以需要我去探秘,嘿嘿。欲知此行还有什么奇遇和糟心事,且听下回分解。​

亲,加好友,有需要了联系我,我是不会主动发信息打扰你的。

如果你平时买rush等同志性用品,算是找对人了,我已经申请成为厂家代理,用品基本上都是厂家平台直接发货的,减去了许多中间环节【大中小批发商】,所以价格上特别有优势,比他们便宜许多,啥都有,该有的都有,欢迎咨询选购。买任何用品就免费送片了,拉你进群,经常更新永久免费的。比如油套两样一共30就包邮了,油是200毫升的大黑油(即黑魂,市场价35一瓶),套是10只装的超薄型(市场价20一盒),这两种便宜又超好用,我用的就是这种,不想要油套的话给你介绍其他的东西,便宜又好用的。我的微信:15090186412,这个也是我的手机号。QQ:2409598032【想知道各地同志浴室信息的也可以联系我,还有我独家拍摄的内部照片哦,据说我的声音也很阳刚哦,呵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