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奇闻趣事
  • /
  • 《印记》(下)| 这年夏天,他们两个去了洗脚城上班

《印记》(下)| 这年夏天,他们两个去了洗脚城上班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基佬的故事

【接上期推送】

直到中专二年级那年夏天,李千成突然提出要去做暑假工。这两年的东西好像在那一两个月里都变了一样,甚至于连李千成也成了另一个人一样。

变成了一个老卫从来没见过的那个李千成。

那时李千成问老卫要不要一起去,老卫没有当即回答。说实话老卫一是懒,二是家里也不缺那些钱,但是李千成既然提了出来他就好像根本没法拒绝。

先前李千成说要去温州,跟着中介一块去,一月工资2500,两个月能拿到至少五千块。放到现在还说的过去,但是那时候是07年啊,富士康月工资也就1000来块,很明显肯定是坑。老卫就说肯定是骗人的,还是别去了,就在本地找个地。

李千成马上就驳回来一句,人家中介就在城区有办公室,还能骗人。老卫就开始和他讲了自己见过的几个骗局,说很明显肯定是骗人,也就骗骗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老卫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其实他并没有什么意思,更是顺着话说了出来。他抬头就看到李千成的脸色都不一样了,赶快慌张的解释。

老卫知道这里是他的雷区,刚说出来就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李千成果然又开始不理他。

虽然这样,但老卫还是觉得决不能让李千成跟着那些中介去温州。几天时间里李千成虽然不理他,但他就厚着脸皮耐心的举例子解释肯定是骗人的。和他讲在温州消费高,不管吃不管住的,最后也剩不了多少。而且那里水土又和这里差别那么大,万一做不了来回车费都要几百。

之后李千成好像给家里通了电话,大抵说了这个事,家里也觉得不靠谱吧李千成就没再坚持。老卫又赶忙央父亲给自己找个活,最后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他们才得以去到了一个洗脚城。在那里当服务生,包吃包住一千块。

老卫从没做过这种活,但一心想着要好好做,陪李千成两个月。

两个人被分到一个单间里,西北的夏天那么热,连个风扇都没有。睡了两晚实在热的睡不着,老卫央老板弄台风扇来。虽然过了几天但是最终还是要来了风扇,足够大,那种夜宵摊才会用的黑色的大风扇,而且是不能摇头的。才搬来还觉得好,足够大,但中午吹了一会就觉得受不了了,吹得头疼。一开始热,老卫让李千成睡到外侧凉快点。用了大风扇之后老卫就让李千成躺在里面,李千成也不说什么就又躺里侧。不吹热的不行,只得开着。一个多月下来,老卫现在还会觉得有时候关节疼。

但当时老卫真没觉得自己这样做怎么样,所以关心一个人不光会上瘾还会习惯。

洗脚城一共两层,一层人多点,老卫就提出在一层,李千成去了第二楼。其实工作还算简单,主要是打扫下卫生,给在等钟的客人沏茶倒茶切西瓜准备果盘之类的。每天要在客人来之前沏好茶放在冰箱里冰镇一下,果盘西瓜之类的就要吃完就切了。

而刚做没两天楼上负责带牌的阿姨就下来抱怨,让老卫上楼去看看。老卫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忙爬到楼上。到那发现桌子上切西瓜的案台没清理,甚至桌子上还有几块瓜皮,整个吧台全都是水。而李千成自顾自坐在沙发上玩手机。

老卫坐到他旁边的凳子上搂着他的肩膀说,李千成玩手机还入迷了,李千成看了看没搭腔。说完老卫就帮着收拾了一下就下了楼。

当天晚上要睡觉时李千成抱怨着说,那些活本来就是阿姨应该做的,非要等着我弄。老卫想着他心情也不好,也没说什么就嘻嘻哈哈两句过去了。而接下来几天都是这个样子,阿姨一天下来几次让上楼老卫去看。甚至于最后在早起开会是那个阿姨不顾情面的直接和经理说了,李千成当着那么多人挨了骂。

老卫知道再不说说不行了,就小心的劝了几句。大概就是他们在这里工作一两个月,不管怎么样做完就走了。不管那些活计是不是阿姨应该做的,反正就清理个吧台,几分钟的事。

“你想做你去吧,我不做我不该弄得”李千成甩下这句话就侧过身睡了。

而最后的确是老卫去做了。怎么解决的呢,老卫和二楼的阿姨商量了一下,说以后二楼他来清理,让她不要再让说李千成了。大抵语气也诚恳,阿姨就答应了下来。所以一旦一楼空闲一点老卫就马上跑到二楼,把吧台清理掉。

而那些阿姨的嘴岂是省事的,即使老卫帮着做了也经常冷嘲热讽的说李千成偷懒怎么。老卫拿这个倒真的没办法,随她们说吧,也就做一两个月。而老卫万万没想到李千成会把这些怪罪到自己头上。

他们是上午的班,有时候上午会出去到处跑跑。老卫拉着李千成出去,李千成说没空,不知怎么就扯到了阿姨。李千成冷笑着说,你和那些阿姨都是懂事的,你和她们去别拉我。老卫赶快哄着,说哪里有。

“我不懂事情,也不知道你和那些阿姨背地里说什么。我就是农村来的,不如你们说的起来话。”

老卫到这时候就慌,他知道又碰到雷区了。几天里一大早去买外边早餐,买零食的哄着。其实老卫根本没想到会这样,一直觉得李千成到了什么地方都会踏踏实实做事情,而更是想不到李千成之后会说出那样的话。

老卫经常劝解他的话语就是再做一段,两个月整两千的工资就到手了,忍一忍就过去了。那天老卫仍这样劝解,没想到李千成说,主要是这两个月忍的不值得。

“两千还不值得,李千成什么时候那么有钱了”老卫接话。

“要是去温州花了许多也能到手4000的,你非劝着我来着。钱挣得不多,还要忍气吞声的。”老卫一时不知道怎么接话李千成继续说着“班里有去的人发消息给我了,一个月2500已经拿手里了。我不来这个地,你非让我来。”

那是老卫第一次生李千成的气,一下子就觉得头昏脑涨。想起来自己之前从没干过活,到这里是为了陪他。为了他轻松点,自己做了自己的工作不说还要跑楼上帮他做。甚至于和阿姨赔笑脸,让阿姨不要在给经理投诉。这些委屈一下就上来了,其实那时候老卫也才是个毛头小子,十八还不到。老卫欲言又止,最后什么都没说就关门出去了。但那天还是去楼上帮他清了吧台,但是一句也没理李千成。

要是换做别人老卫甚至早一拳头上去了,但对李千成做不来,到了晚上他又厚颜无耻的去搭腔。不知道怎么,他对李千成总是责怪不起来。

但怪不起来不代表心里真的不在意。

那天天气热的厉害,白天在店里有空调还好,到了住的屋子想进了蒸笼一般。那天晚上李千成说,他想躺在外面。老卫说外面有点冷,但李千成还是执意躺在外面。第二天晚上要睡觉时他淡淡的说,躺外面那么冷我今个还是躺里面吧。老卫一下就觉得心像掉在了冰窟窿里一样,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折腾到半夜都没睡着。

“原来躺外面那么冷,我还是躺里面吧”那句话从李千成嘴里说出来那么轻松。老卫好像才第一次意识到李千成心里根本没想着一点他。

“他觉得冷,那我就不冷吗?”老卫想着这些。老卫觉得自己并不是非要什么回报,只是自己像疼个儿子一样小心翼翼的对待一个人,最后竟然得到这样的对待。

但那是李千成啊,第二天醒来还是看着他就觉得心里是欢喜的。那时候老卫也意识不到李千成给他买鞋只是为了不让自己老收他的东西而觉得不好意思,也意识不到李千成做很多只是礼貌性的回应。

甚至于这些年里他都没意识到李千成是个自私得人,至少对他显得很自私。所以当很多年后他听到有人用“自私”这个词形容李千成时如同醍醐灌顶一般的豁然开朗。

而最后的结果是他们两个人在这个暑假分别,从此再也没有见过。

那时候大概已经在洗脚城做了一个半月了,不管李千成怎么老卫都护着。甚至于有时候那些阿姨对李千成明嘲暗讽的,老卫还玩笑似的替李千成辩白回去。

有次开完早会,有个刚来不久的阿姨开玩笑说,我看着小卫是不是喜欢李千成啊,那么疼着。其他阿姨到底和老卫没什么仇气,也都起着哄。老卫当时听了也没管,而老卫那天就明显的感受到李千成开始疏远他,甚至于对他有些反感了。老卫并不在意,只想着怎么能让两个人关系恢复的和之前一样。毕竟他第一次来打工,没做好总被骂,心里肯定不好受。

而老卫不知道自卑这个东西是那样的可怕,经理这样的否定于李千成来说是巨大的耻辱。他们因此内心惶恐不按,觉得目睹过的人都会从心底嘲笑自己,甚至于在某天会倾泻出去。而对于李千成来此时的说,目睹自己耻辱的老卫从那一刻就好像已经变成仇敌。这种微妙感甚至是不自知的。

那天李千成仍坐在那玩手机好像手机有了点毛病,怎么点都不开。老卫凑到跟前夺了过来说,这手机咱不要了,我挣这两千都用来给你买手机。

“我不要你的东西”李千成说着夺过手机。老卫根本没想到得到这么冷冷的一句,愣在那里许久。

那天晚上不知到李千成从哪弄来个席子,说要躺地上,不和老卫睡一块了。那时候的老卫还有什么不能包容李千成的。你躺地上,好,风扇也给你吹,你觉得舒服就行。但半夜李千成好像又觉得冷,又回了床上睡。

第二天老卫仍旧忙完一楼去二楼清理吧台,没想着那天一层来了突然来了两位客人。正好也不是什么省事的主,要茶没人,又看没人招待就嚷了起来,最后把经理给招来了。最后经理知道老卫一直去二楼去干嘛了,就连带两个人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下班回到住的屋子里李千成就开始说,你就不应该干那些东西,现在搞得像我懒着没做一样。

其实那活的确要服务生做的,老卫知道,不然也不会吃这哑巴亏。而没想到自己这样一句好话没得还被怪上了,自小家里外面没受过委屈,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了,一下就怒火就上来了。两个人大吵了一架,第一次面对面冲对方嚷着吵了一架。

老卫到半夜也睡不着,李千成也没睡着。两个人背对着,深夜里安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你是不是喜欢我”李千成仍旧背着身子冰冷冷的问。

老卫听到这句话一下就觉得心里一颤,好像根本没想着有天要承受这个问题,一下又觉得自己这两年心心切切对这个人好终于有了回应。惶恐,感动还是难过,根本形容不来什么心情,就觉得脑袋身子陷到云里一样飘了起来,觉得眼前的景假的一样。

老卫定了定神,手几乎颤抖的登了自己一个私密的社交账号递给了李千成。那个账号上记录了自从和李千成认识,两个人发生的所有事情。李千成拿着老卫的手机翻着,老卫趁这个档就忙着哭。不知道为什么哭,就觉得难受委屈,心里不是滋味。

过了一会李千成把手机扔到老卫面前,转过头厌恶的用鼻音哼了一声说,真恶心,然后身子往里挪了挪。

“呵,真恶心”老卫这两年明里暗里对这个人好,就换来了这句话。

怎么着呢,能怎么着。老卫一句话没说躺着,躺到凌晨三点觉得还是待不下去,就出去了。在网吧呆了一晚。

可能是累了吧,反倒躺在网吧的椅子上睡着了。但醒来是觉得真难受,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好像不真切了起来。也不觉得饿,也不觉得渴在网吧的椅子上待到了中午。其实到了中午也不觉得饿,觉得该吃饭了就起身去吃了饭。

那一天里老卫觉得好像自己和这个世界隔离开了,什么声音都进不到耳朵里,眼前的人也觉得木偶似的在活动。身上所有的感官好像都钝了一样。直到傍晚这种感觉好像才好点,老卫拿到手机果然老板打来许多电话,他想了想回了一个。告诉老板自己临时有事不在那里做了,工资给不给都行。

中专还有一年,老卫没有去上,自此再也没见过李千成。

这年老卫便跟着表哥去了一个婚庆公司,做婚礼策划。之后又觉得没意思,托了许多关系当了两年特警,直到现在又开始做起了健身教练。

这么些年老卫从没有和别人说起过李千成,那天在健身房老卫正忙着。突然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孩跑过来说,教练好,老卫应了一声。又过了一会男孩说,我软件上看到你的照片了。老卫还觉得有些突然,没想着被人搭讪。男孩倒是倒是开朗活泼,问东问西。那时候健身房已经没有那么忙了,老卫也就多和他聊了几句。

“说说你第一个喜欢的人呗”男孩突然提出来。

老卫从没想过有天要和人提起李千成,更没想过和一个陌生人。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张开口零零碎碎的竟然就说完了。

“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我觉得这个人有点…自私”男孩听完后犹豫了一下说。

“对,自私自利!”

这么些年老卫好像此时讲完才感觉到那时的李千成身上的自私。这些年他好像有意的把这年的暑假选择性遗忘,好像自己根本没有看到另一个李千成,更没听到过那句“真恶心”。即使只要想起李千成这句话就顺带出来,即使那个场景历历在目,但李千成这句话也好像说给别人的,与自己无关。

所以老卫讲起暑假工这段时期,讲起这个时候的李千成自己也也有些惊讶。记忆就把那些能带来刺激,带来兴奋反馈的场景在脑子里强化,好像事实就是如此一样。所以这些年里老卫还是老想着李千成,不能提,一提心里就受不了。

老卫之前一直觉得自己和李千成的故事和其他人不一样,也把这段故事藏在心里,但是讲出来之后好像也没什么特殊的。

其实想来好像就是这样,不过是爱而不得或者是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爱情的悲剧不过这两种,好像也真的是如此。

但怎么会是那样的简单。如同每个人都能感知到疼痛,但每个人的疼痛都是自己独有的深切的感知。那样在世俗里稀疏平常东西,对于个体却永远是一次特殊的体验。就像第一次接吻,第一次与爱人赤裸相拥。

就像李千成于老卫一般,第一次知道原来关心一个人原来是那样的快乐,第一次知道自己也可以为一个人牵肠挂肚,也可以为另一个人哭笑。

但当老卫说完那句“对,他就是自私自利!”后又顿了顿悉数李千成的好的地方来,已经算是是最好的结果了吧。没有去厌恶那时不顾一切卑微的自己,对那个人还是温暖盖过恨意。

下班已经是深夜了,路上几乎没有行人。虽然累了一天,但老卫此时特别想跑一圈。

跑的一身大汗也好,虚脱的躺在地上也好,一切都过去了不是吗。天亮了,就仍旧去好好去爱一个也爱自己的人。

而即使这样老卫也知道不论是小脚趾那块仍旧会疼的茧,还是之后爱一个人的方式都有着李千成留下的印记。而老卫从来没有后悔过,从来都没有。

            -END-

【有人建议平台主建一个微信群供公众号里的小基佬们交流感情,你们怎么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