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奇闻趣事
  • /
  • 《印记》(上)|根据曾任特警的老卫学生时期的真实故事改编

《印记》(上)|根据曾任特警的老卫学生时期的真实故事改编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基佬的故事

【后附主人公原型照片惹】好,你先拉到后面看照片再回来看故事也行

之后老卫终于可以和人聊起李千成。那人听完后犹豫了一会说,说句不怕你生气的话,我觉得这人…有点自私。

“对,太对了,自私自利!”老卫的声音里甚至于有些激动,好像这么些年里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确切形容李千成的词语。而之后他又顿了顿说,其实他也是有不少优点的。

已经快十年了,在这十年里老卫当过特警,现在又做起了健身教练。当特警那两年老卫去抓过一个逃犯。几个特警到那时那罪犯正在工地干活,给电线头裹锡。一众人根本没注意就扑了上去,那罪犯反应过来拿起半罐已经烧溶的滚烫的锡水就泼了过来。最后人肯定是抓住了,但是那半罐锡水正好全泼在老卫的胳膊上。任务结束后马上去了医院,人是没事,但胳膊上烙下一大块疤。

而被锡烫伤都会有个后遗症,晴天什么事没有,但一到阴雨天伤处便像针扎着一样钻心的疼。而李千成于老卫就像这块疤一样,平时不提起什么事都没有,一旦想起来心里便要翻江倒海一次。

老卫成绩不行又爱玩,父母也由着他,初中毕业后便去了一个中专。

那是个快将倒闭的中专,老师比学生还要多。一开始的三四栋教学楼只有一栋在用着,其他几栋里楼层堆着些乱七八糟的杂物,结满了蜘蛛网,墙皮每天都往下掉,老卫他们去吃饭时都躲开着走。

老卫来这是听说中专能学西点之类的,稍微问了老师两句就交了钱。来到之后才发现上了当,别说西点,蒸馒头都学不了。但就这样呗,赶快毕业找个工作就自由了,反正父母也有些关系。

而李千成不一样,李千成是被骗来的。李千成的成绩可以读个差不多的普高,按正常的轨迹就是读大学。而去乡下招生的老师向他的父母描述了读了中专之后不光比那些普高的学生有一技之长,而且学的专业都是当下热门专业。又举了那些中专毕业出国就业,普高学生毕业后去打工发现老板是中专同学毕业的例子。李千成的父母就把孩子送了进来。

刚来几天宿舍里的人都骂骂咧咧说要闹事退学费,老卫也是其中的一个。而只有李千成一句话都不说,拿起个英语单词的小本本背单词。要是以前老卫肯定会心里暗暗嘲笑,甚至于当面调侃几句。说来也是,都来这种地方读中专了你还装个什么好学生。但这次老卫没有,反而觉得李千成和他们这些混日子的人不一样。

当一个人看一个和其他人不一样,那喜欢对方这事就是八九不离十了。对,老卫喜欢上了同班同学李千成。

就说句实话,能来这读书的要么家里穷想来学个手艺,要么就是随便上两天学对父母有个交代,毕业后有工作等着。老卫那时候对班里人的总结就是,要么土里土气的农村来的,要么就是混日子一群二流子。

而李千成这两堆都不属于,老卫觉得是这张脸让他从土里土气那一堆分别出来。也就是说李千成虽然穿着很是普通,但是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老卫文艺不来,他这样描述第一次看到李千成的那个场景:那天太阳特别好,金黄色。李千成坐在最后一排,后排窗帘坏了一点,有一小半拉不上。到下午最后一节课他转头望窗户看,那时候太阳将要落山,就从遮不住的那块地透过来几束柔和的阳光正好映在李千成身上。他掏书、抬头看黑板一直动作着,俊朗的脸庞在金黄的阳光里忽明忽暗。老卫说当时自己眼睛都看直了。

老卫不知道这样相见的场景马上被人描述八百回了,私以为只有他见李千成的时候才那样。所以他和那人讲起李千成着重把这点细细描述,那人心里甚至暗想着这是不是在编故事逗趣呢。

 

老卫家有两个孩子,上面有一个大自己近十岁的姐姐,从小到大便被宠着。老卫虽然不像那些被惯坏的孩子,但对于关心人这点是一窍不通。老妈生日那天左提醒右提醒,还托姐姐来暗示,人家愣是不接招。老卫也觉得很是无奈,他连自己生日都不记得。而之后的老卫处过的几个对象都对这个粗糙的汉子的细致入微的关心露出几分惊讶,转而就是幸福的欣喜,几乎成了老卫的杀手锏。

而老卫一直觉得这些都要归功于李千成。有时老卫觉得,如果没有喜欢过李千成,没在那时因为李千成学会这些东西,大抵真不会和现在的男朋友处的那么好。所以如果说李千成给自己带来了什么,老卫觉得他给自己带来了男朋友。说起来有些好笑,又有些讽刺,。

老卫家在本地,不想上课便找个理由请假回家,老师也不管。回学校时老卫便会从家里带一些零食过来。每次带过来的零食都会被寝室里的人一扫而光,什么鸡腿鸭脖的肉制品都会被最先抢走,而每次留下的就只有那么两包毛豆或者豆干。李千成当然不会去抢,安静的坐在那。剩下什么他就吃什么,甚至还非要老卫给他才要。

老卫哪里知道,以为他就爱吃这个毛豆每次都又带许多,批量送过去。直到有一次多出一个鸭锁骨,老卫随手给了李千成,没想到李千成还挺喜欢吃。老卫怎么知道李千成喜欢吃你别管,在李千成身上他就有这种超乎寻常的观察力。

老卫这才想到在这个破学校吃顿肉要七八块,李千成怎么舍得。而且学校一个月才让回家一次,也就是说就是回家有肉吃一月也才吃一次。而且李千成还那么瘦,不吃点肉补补怎么行。所以之后老卫从家带了鸡腿鸭脖之类的,只要带肉的都偷偷放到柜子里,然后偷偷塞在李千成。宿舍当然也有人抱怨说,怎么见不着肉腥了。

一开始李千成还推脱不吃,但慢慢就什么都不说就收下了,之后老卫有点钱就买来这些东西。其实现在想来很是没有营养的,有这些钱去买整只烧鸡烤鸭也比这好,但那时老卫觉得李千成喜欢吃,又可以给补营养甚至于省下饭钱去买。

那时候老卫就意识到对一个人好是上瘾的,之后他才发现这种上瘾只是对李千成。他对李千成好就像生物学家对猴子做的一个奖惩实验,为李千成做了一件事,看到李千成笑了,是个有效奖励。就像猴子做了一个动作得到了香蕉,便不停的去重复,获得相应的奖励。只不过对于猴子来说是香蕉,对于老卫来说是李千成高兴。

那时候老卫还是个少年,衣服也穿的讲究。那几年很流行那种纯色假领的针织衫,老卫买了件顶喜欢卡其色白领的。那个周末李千成在宿舍阳台洗衣服,老卫收拾了两件就过去,央着李千成给他洗。李千成嘴上说着让老卫自己洗,但却有接着扔到了自己盆里。

洗好晒衣服的时候,老卫正对着水池洗头。李千成拎起那件卡其色的针织衫说,你这件衣服挺好看。老卫的第一反应不是对此夸赞表示感谢,而是脱口而出,那就送给你吧。李千成永远有那种淡淡的气质,他说,你自己穿吧,我有其他衣服。

老卫急了,顶着一头泡沫掀起衣服露出肚子就说。其实我穿不了,你看我肚子上多少肉,我穿着看着舒服其实要吸着肚子,每天勒的胸口难受。看李千成还没搭腔,他不顾手上还没擦得泡沫夺过衣服就说,你穿上肯定合适,不信你穿上试试。

“刚洗的还滴水要怎么穿,你先把你头上泡沫洗干净吧”李千成笑着说。老卫这才发现自己还顶着一头泡沫,又说了刚才的一些蠢话,平时大大咧咧的他,竟然慌张的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

那两天太阳好,衣服第二天就干了。老卫一早便张罗着让李千成试一下,李千成试了试,穿着的确很好看。而老卫觉得何止好看,整个人的都显得有气质多了。李千成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也浅浅的一笑。老卫看到这个笑就知道他很喜欢,就不由分说送给他了。

之后老卫除了爱描述他初次注意到李千成的那个场景,也特别爱描述这次。那天李千成穿着这件针织衫在阳台刷鞋,他撸起袖子,沾满水珠小臂露在外面,在阳光下浮起金黄色的光晕。他就站在那,低着头认认真真的刷着鞋。

“我看愣了,站在他面前,他一抬头,我差点就控制不住吻上去”老卫现在想来好像仍是那样激动,不由得提高了声音。

就像那些真空袋的肉制品小零食他知道李千成喜欢吃后削减了自己生活费,他知道李千成也喜欢好看的衣服后他自己开始少买衣服。母亲带着他去商场,他试了合适后会偷偷第二天要小一号的,然后送给李千成。

零食还好,送衣服一次次的,李千成开始觉得不好意思,怎么都不收。

“那你也送给我一样东西不行了”

所以李千成第一次给老卫买了一样东西,是在淘宝上。

李千成不知道听谁说淘宝上的东西都是顶便宜的,他想要买一双板鞋就试探着问老卫有没有淘宝。他搜了搜让老卫给他付款,他拿现金给老卫。

老卫看到那个鞋子才几十块,而且质量也不好,穿上肯定不舒服就说自己给他买其他的。李千成显然有点不高兴,老卫立马不再说了。老卫最会捕捉李千成细微的表情,这是他在之前的十几年里从未习得的技能,却在李千成身上运用的纯熟。马上说觉得很好看的。

“那我也送给你一双吧,你要个颜色”李千成突然说。

“啊,那个…我就要和你一样的”老卫一时竟然没反应过来,李千成竟然要送自己东西。如果是在喜剧电影里,一定会跳出来一个小人在屏幕里做着夸张的表情以此表达人物内心的极度激动。

“你不是说这个有点不好你不喜欢”

“没有啊,我还没穿过板鞋,倒是想试一次”老卫这句倒是实话,他从来没穿过板鞋。

老卫天生脚趾骨宽,别说板鞋就是运动鞋也要挑着宽松的穿,也就是说穿板鞋百分百的会磨脚。果不其然,鞋子到了之后,才穿了一上午小脚趾就生生浸出了血。但那时李千成送给他的东西,削了骨头也要穿,何况还是和李千成同款。

老卫在李千成身上心思细密的比感受自己还深切,老卫一直知道李千成觉得自己是农村来的,显得有些自卑。他知道他如果不穿李千成肯定会觉得自己嫌弃他买的鞋,所以老卫就一直穿着。慢慢磨出大水泡,接着破裂,一次又一次,小脚趾那块竟然磨出了一块茧,突出来一块。

本来就脚趾骨宽加上又多出一块,即使穿大码的运动鞋还是会被磨到,还是会痛。

而没想到这个茧这些年竟然仍没有消下去,所以有时候老卫根本忘不了李千成,因为每天你总要走路总要睡觉脱鞋。

其实直到这里一切都还好,而这一切都是老卫小心翼翼的经营起来的。

三 

李千成自卑,那种自卑是生长在骨子里的,从小到大影响着到达内心深处的。他明明很好看却从来不肯照相,老卫提起去他家里他就会慌张。那时老卫总想多拍几张他的照片,但是别说他同意让人拍了,即使老卫偷拍他看到了也会把手机夺过来删掉。有时候老卫执意不给,他就会真的生气走开,老卫哪舍得他不好受,就当着他的面删。

即使当时他在全班成绩是最好的,甚至于如果中专几年里好好学至少可以读一个本科。但老卫和他闲聊时老卫问他,李千成你以后打算去做什么。

“去磨狮子或者进电子厂”李千成当即就这样回答,连职业都清清楚楚。

磨狮子是个什么活计呢,就是有一个大的石料加工厂里面做的那种粗糙的狮子雕塑,没什么技术含量。从李千成的描述中老卫都能想到满车间飞着的石末粉,眼前立马出现李千成一副憔悴的样子咳嗽的样子。

“你怎么能去做这个,你好好读大学”

接下来便是沉默,李千成觉得自己根本读不了大学。老卫知道他不是谦虚,李千成向来不会掩盖自己的情绪,他的眼睛里是什么心里就是什么。

之后老卫总是说,李千成你以后不能做这个,你不能把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在底层做这种事情。那是李千成第一次发火,他转过头面无表情的说,我家里人都是这样,你觉得丢人我不觉得。老卫赶快解释不是这样,但是一连几天李千成都不怎么理老卫。

老卫喜欢他什么哪,因为好像除了好看好像还有其他的,老卫后来得出的结论是李千成身上有那种干净恬静的东西。

那次他们班里集体去一个景区玩,说是一个班也不过十几个人。那座山最有名气的就是那些让人称奇的栈道,在悬崖绝壁处仅仅靠着些木架就支撑起的一条狭窄的吊桥,行走在上面根本不敢朝下去望。一行的人都大呼小叫的,尖叫声感叹声接连不断。老卫和李千成走在一起,正走着他用胳膊碰碰老卫说,这个设计的真巧妙。

“你是不是来过许多次?走过许多次了”老卫觉得他的反应也太平淡了这样去问。

“没有,第一次来”

“怎么可能,你不觉得很惊险,很神奇吗,古代都能弄出这东西”

“的确挺惊讶的”即使说出这种话还是平常的语气。

老卫那时候就开始想,好像很少看到李千成有情绪很激动的时候。不论是要放假还是有了好消息或其他事情,老卫从来没见过他十分的激动。老卫在描述这件事情时说,他身上那种沉稳和平静我现在也学不来。

永远都那样的淡定,除了老卫和他提起未来前程,让他把自己定位高点走出底层的时候。他便会显得很不耐烦,情绪显得有些激动。不过慢慢老卫也不敢提这个了。

老卫其实也有过错觉,比如李千成在洗在洗衣服时总会顺便把他的也拿走给洗了。有次老卫堆了好多衣服,他问老卫为什么也不洗,老卫说回家让我妈洗啊。

“都多大了,还让你妈洗”

“我懒啊”老卫拉长嗓子并不觉得不妥。

“随你的便”他才说完又转身说,拿过来吧,我给你洗。老卫从眼睛里捕捉到了那种宠溺的嗔怪,甚至成为那时候他觉得自己和李千成有可能在一起的希望。

而老卫记着最清楚的一次是,那天下午放学老师喊班里男生去废楼里搬几个桌凳回来。老卫和李千成一起去办了一个桌子,刚到一层出楼道口突然有个东西从上面落下来,根本来不及躲开。老卫正要躲开,突然被一个身子护在身子底下。毋宁而知,那个人就是李千成。索性落下来的只是一块大薄薄的墙皮,要是其他东西李千成可能连命都没了。

李千成抬起身子示意他继续搬桌子,老卫才回过神来。两个人什么都没说,但老卫觉得做的一切都值了。

直到中专二年级那年夏天,李千成突然提出要去做暑假工。这两年的东西好像在那一两个月里都变了一样,甚至于连李千成也成了另一个人一样。

变成了一个老卫从来没见过的那个李千成。

…………“我不要你的东西”李千成说着夺过手机。老卫根本没想到得到这么冷冷的一句,愣在那里许久…………………“你是不是喜欢我”李千成仍旧背着身子冰冷冷的问………..

                       (未完待续…)                一向温和沉稳的李千成在这个暑假经历了什么

老卫又将会如何应对这段关系不可抑制的改变
两个人的结局会是如何

敬请期待明天推送《印记》(下)……

看到这里难道真不好奇故事主人公长什么样吗?那就满足你们!

虽然叫老卫,其实主人公年龄并不很大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