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奇闻趣事
  • /
  • 《全程高甜》(下)|故事背景特殊,我用了黑白色的封面

《全程高甜》(下)|故事背景特殊,我用了黑白色的封面

转载自: 微信公众号–基佬的故事

【接上期推送】

当我终于一路问到他的家里站到他家门口,看到刘智林从那间房子出来后,我一下愣在了那里。你见过那种房子吗,低矮的土房子。砖墙外面用黄泥糊了厚厚的一层,但因为时间久远墙体剥落露出几块斑驳的青砖。刘智林从那扇破旧的木门走出来甚至要低一下头。站在外面,屋子里昏暗的根本望不到里面任何东西。

他看到我站在门口后皱了皱眉头,像不认识我一样,一句话不说就转身往屋里钻。

他爷爷在屋子里问着是谁,我应着声进去。他们正在吃饭,一张简陋的方桌上摆着两个盆,一盆米饭,一盆白菜。他爷爷看到是我,便招呼着问我有没有吃饭。另一个老太太大概就是他奶奶了,抬头看了一声并不理我。

刘智林径直钻到仅一个帘子的隔断间,我也没跟过去。我和他爷爷说自己还没吃,他爷爷盛饭给我。

不等我开口他爷爷就顾自说了起来,说这几天没让智林去上学,家里盖房子要他出些力。

“盖水泥房,两层小楼,这个小破屋马上就不住了,两层的。”他说着比出一个“二”的手势,言语中透露着骄傲。

“智林一直不带同学回家,不就嫌这个房子。你要来那两次不就死活不让你来,给他盖了”他说着笑了起来。那个老太太显然有点不快接话道,上学的钱盖了房子。

“上学有啥子用,现在读个大学有个什么用,不能当官不能分配的。”他看向我等我的肯定一般,我笑笑没接话。

这白菜炒的真难吃,我终于知道了些什么。我从没想过这个小孩心里每天都装着这些心事,身处在这样的贫穷里,好像连倾诉都难以启齿。

最后我了解到,刘智林的这几年一直是他二叔供着上学,现在刘智林那成绩连个三批本科都危险。他二叔大抵和老师打听了,就不供他了。他爷爷这些年倒是存了些钱,但他的这些钱只是为了实现自己几十年里的愿望,盖个二层小楼。

一碗米饭下肚我说吃饱了,起身去里屋找刘智林。那家伙坐在床上,房间里贴的科比的海报都是那时候王川我们撕下来的不要的东西。虽然土墙,但也收拾的干净。

我坐在床上,伸手去摸他的脑袋。他不耐烦推开我,我又把手搭在肩上,差点被他推倒在地上。我才懒得和他矫情,重新一把抱住他。他虽然胖,但特别虚,根本挣不过我。

“你坐这别动,后天去上学,我去和你爷爷说”

人生第一次体验霸道总裁的感受真是爽翻。我重新坐在那告诉他爷爷,刘智林下学期学费我包了,上大学的钱也包在我身上。他爷爷听得一愣一愣的,当时肯定觉得遇到了富二代,她奶奶更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盯着我。

“也不是有意不让智林读大学,这个房子哪能迁就。两层小楼盖起来,也挺直腰板”他爷爷满脸堆笑解释着。

“是这样的,盖了房子好。高三这年,还有大学学费我给,那这周就让他去上学吧。”虽然他为了自己二层小楼不让刘智林上学我很不满,但怎么能惹未来的老公的爷爷生气,就顺着说。特别是说出高中大学学费我包了的时候,我简直真以为自己是一个身价百万的富二代。

而真实的解决方法是,我暑假和姨夫倒卖黄碟赚了两千块钱。这事我爸妈不知道,钱我自己留了下来,可以给他交高中学费。而大学学费,我哪有这个能力。但是可以贷款啊,大学毕业后才还。他还上还不上我不管,最后不能贷了我也想不出办法,反正就觉得到时候考上大学了不能不让上。

我回去告诉刘智林说他上学的事已经解决了,然后就赖在他床上睡了一会。期间我一直说话,他不赶我但也一直不理我。按着他,不赶我就算同意复和了,看他睡了我偷偷抱住他,他也没反抗。模模糊糊快睡着时,他爷爷喊起来我们说去看盖楼。倒是没走几步就到了,地基建在一处山坡上,后面是绵延的青山。盖好后在二楼一开窗就是望不尽绿色,地方选的真不错。

“你们附近有没有地方”我小声问他。他也不答话,去大缸里洗了把脸就往坡下走,我跟着他。走了不久,果然还是刘智林有本事,还真有个干净的山洞。

“这洞里怎么还是有点冷”我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进洞就觉得冷。

“那还回去”他又这德行,两句话就能恼起来。

所以我们俩这样的,这种时候刚和好,得空也要一次,上哪找其他人。

两个多月没有来了,我哪里肯放过。

倒是没想象中的急切,两个人死死地抱在一起很久,动也不动。我知道这家伙想的什么,之前觉得自己上不了学了,而且以我的成绩去读大学绰绰有余,他觉得以后是要分开的就冷淡我。这种人表面上整天板着脸,心里比林妹妹还想得多。刘智林就这样,什么事都往自己肚子里咽。心里明明难受死了,还硬撑着,倔的像头驴。

要说这刘智林也真会享受。人在山洞里面,外面是安静茂密的丛林。光是这种解放天性的野外感,静谧燥热的环境都能让人脸红心跳加速了。两个人赤裸着,山洞飞进来只鸟,都能有被偷窥的快感。

加上刘智林这样的,投入进来完全自我的状态。是哪种投入,就是眼神都不对了,脑子里就只有那事。毫不夸张每次干这事他两只眼睛会红起来,通体滚烫。我一直觉得刘智林这种人保留了远古的兽性,至少在这方面。那时想起来和之前那些人在宾馆里那样规规矩矩样子,都觉得自己以后肯定再也没感觉了。

在山洞完事之后,我真的每次都被折腾的全身发虚。他倒没事人似的,穿好衣服大步走在前面,此时你根本想不出来他在山洞里那种模样。

我和刘智林这辈子就分了这一次手,这算是正式和好了。

而关于他大学学费的事,我到学校一个周才告诉他。他白了我一眼说,我就知道没这好事,还破天荒的夸了我聪明。我们说这话时是在宿舍里,他们几个去打球。

“当然聪明,不看你老公是谁”我笑着说。

“把之前老师发的卷子给我找出来”他也不接话茬。

我不理他,扑上去把他压在床上就往脸上凑。刚还没上手,王川一下闯了进来。这绝对是第一次在宿舍这样,还被撞上了。要是我们俩从一开始在其他人面前关系好着还行,但我们平时连句话也不说啊,所以这事真没法解释清楚。

“你…你们和好了”王川站在那尴尬的憋出这几个字。

谁兄弟和好了抱起来就啃,我们赶快撒开应着。要不说蠢直,到晚上这事整个寝室都知道了。王川描述了好多遍我们抱一起,我压在刘智林身上的场景,他们得出的结论是:好兄弟和好,大喜事。这之后,我和刘智林顺水推舟成了宿舍里关系最好的“兄弟”。

不过到高三下学期学习就开始有点紧张了,我们对于那事也没那么上心了。这货要是真考个三本,贷款成了,他二叔估计不许他上学。但要是考了个一本,他二叔说不定还要掏钱供他。我说你怎么那么听你二叔的,他不说话。那时我好像能想到那种一直寄人篱下,受尽委屈的感受。而一旦违抗,又会被无数人冠以狼心狗肺白眼狼的名声。

上次模拟考我数学英语加一起高他整整120分,为了能考到差不多的大学就开始没日没夜的给他补数学英语。班主任之后在班会上夸着说,你们都和朱栋刘智林人家俩学着点,有时间就坐一块就做题讲题。他说这话我是一点不反驳的。慢慢一月才休息一天,基本大家都不回家了。我和刘智林就委曲求全去宾馆去做那事,有时候不小心讨论一道题,两小时的钟点房就白开了。

那时候我的学习动力就是,努力考到个好大学,挣许多的钱。去不同的地方,在不同的场景做那事。也就是说,我和刘智林已经不满足什么树林山洞这种地方了。有次半夜我和刘智林在宿舍厕所有过一些动作,从此他就觉得这个地方更有感觉。并且想了很多地方,比如在大城市地铁厕所里,五星级酒店的厕所里。

那时候还有一年就是奥运了,我和刘智林就励志考到北京。如果能在水立方和鸟巢来一次,感觉肯定不一样。在天子脚下做这事,肯定有种说不出的刺激感。

对于我和刘智林,有这样的动力,哪有提高不了的成绩。但即使到最后一次模拟考,刘智林最多也就读个二本。这种情况就是可能就是我有能力掏钱,他二叔也肯定不放他这四年可以去工厂干活的时间。

而成绩出来后刘智林竟然比估的多出30分,北京的本科是没希望但一本肯定稳了。对于刘智林这个成绩已经很不错了,我跟着刘智林走,随便去个地方不都211、985随我挑。没想到查了成绩后我爸就知道我去北京稳了,档案准考证早已经被他收走了,怕我胡来,志愿都是他一手报的。

暑假里我们倒跑了不少地方,我们四川青山绿水的。水磨镇,三江镇都处处是景。 最后确定不能在一个地方读书我难受了很长时间。有次我们在树林里完事后,正穿着衣服不知怎么提到这事,突然那股难受劲就来了,当着他的面就哭了。人家刘智林倒是没事人的样子说,放假时间多着呢,又不是不能见了。

刘智林为了读个一本,跑去了西北一个偏远的地方。最后他和爷爷挑明了真相说要贷款,他二叔知道了骂了他一顿,说他见外,要供他。我嘲笑说,当时知道你成绩差直接不让上了,现在又这样,不把你当工具吗,还不如贷款不欠他的。刘智林欲言又止最后憋出一句话,我又不像你。

刘智林真有这个本事,不言不语的就能让你心疼他。

我开学早他几天,我爸妈去送我,他也来了。火车就要启动了,我抱了爸妈之后就去抱他,没想着人家躲了。之后我问他怎么回事,他和我说当着我爸妈的面,不好意思。最主要是当时我哭的稀里哗啦,我爸以为舍不得他们,那个嚎啕大哭。其实我当时只是觉得和刘智林分开了难受,真不是为我爸妈他们哭。一家人整天吵来吵去,我当时倒觉得躲远点更好。我是为那家伙哭了,但刘智林榆木疙瘩一样,一滴泪没掉。

我根本不能放心这个人到其他地方,他又那个德行。毫不夸张,但凡是个男的和他来一次都能被他征服。人家真的在那方面天赋异禀。

好像就是从那会起,我就开始让他喊我老公。其实我一直挺在意的,想问他一句是不是真想和我一块真喜欢我,鼓起勇气终于张开口问了,他又不回答。

开学刚几天我老打电话给他,也是真想他。到后面,我参加社团什么的忙的不可开交倒也没那多时间。有次社团忙事情我整一个周没打电话给他,他是从来不主动给我打来的,我给惯坏了。到了活动结束才想起来,接通我刚说一句话就听那边不对劲。一会真的哭起来了,我真的被惊着了,刘智林还他妈会哭。

“怎么了”

最后从他乱七八糟的话里整理出来就是,我一个周没给他打电话他以为我在这边找好的,不理他了。你看这家伙,我不给他打他又不是不能给我打。但是刘智林能哭一次我倒是心里很高兴,证明这家伙真的在意我。

“刘智林我还真以为你是个大人物,火车站那地都不哭,没想到这德行啊”我真的被他逗笑了,因为之前你根本想不到这家伙每天板着脸能把人给气死。

“刘智林那么厉害的人还会哭啊”我终于逮了机会赶快也挖苦他几次。但哪会不心疼,也会想他。但俩人总不能接个电话就都哭吧。那时候特别想坐个车就去找他,可是这一去一两个月生活费没了,不是闹着玩的。

慢慢电话里这家伙倒越来越乖,但除了让他喊老公不喊之外。

这一个学期过去,过年回家终于能见面了。我真的以为这几个月没见,他在我面前可是个温和的小男孩了,谁知道他妈见了面他还是高中那个德行。

“怎么又不说话”

“不想”

“电话里哭的一把鼻子一把泪的”

“你别提这事行不行”

“那喊我老公就不说了”

“闭嘴”

说着他又恼了,你拿这种人一点办法没有。但也没办法,我自己惯坏的。

我们俩见面能有什么事,冬天倒是去不了枣林山洞了,只有老老实实到宾馆,但真的觉得没劲。所以这人真不能太由着性子,现在他妈办个事还挑地了。

过年回家那阵他去我们家,在我家吃了两次饭。

我爸妈也是好演技,平时恨不得打掉脑袋,在刘智林面前简直新时期夫妻典范楷模。对了,我还接受了人生中我爸第一次给我夹菜。刘智林他妈相信这就是我家常态,回到我房间那个哭的。我问这是怎么了,他吭哧吭哧的说,你们家真好,你爸也真好。我懒得解释,看着这家伙这样我也难受。

不知道哪根筋搭错,我说那我以后当你爸,也这样疼你。没想到他吭哧吭哧点着头说,嗯!要放平时他肯定又生气我占他便宜,这次却默许一样。

“以后我们也组个家行不行”我说了这话他又不搭腔。

 这家伙啊,你怎么也摸不清他脾气。

之后我想起来很多事,都觉得太惯着他了,比如说他想去北京。

刘智林对北京简直有60年代山里孩子对天安门的向往。

“北京是不是真的有那种帝王之气”

“你去故宫了吗?看没看天安门?”他提起北京就两眼放光。

想来在一起竟然两年了,我真的很少看到他那么高兴。就说,那下学期你去北京找我,我带你转转,你别担心路费什么我出。其实我哪有什么钱,但是省着点伙食费,北京兼职的活又多总能挣到。

“真的假的?”

“骗你干什么,不过你喊我一声老公才行”

“那算了,我不去了”

他就是不喊,但怎么能真的就不让去了。可能是真的喜欢这家伙,看到他高兴点觉得自己吃多少苦都乐意。

说下之后开学就每天盼着他能来,为了带他多去点地方我少吃饭多工作攒下了我们玩的钱。

本来是商量好的五一劳动节来的,先前想着的事终于能实现了。在北京的地铁的厕所里,在水立方和鸟巢的厕所里,想想就激动。你说这种事除了我们谁能想出来,俩人每次打电话都要重提一遍。但想想也的确激动人心,所以除了我们俩人在这事能达成一致,说给其他人肯定把我们当变态啊。

没想到五一我爸妈来玩了,他们一来我们做事的计划肯定泡汤啊,但是没了这个计划来北京就失去意义了。所以那时候我还想,我和刘智林他们到底是不是在谈恋爱。两个人说起话脑子里都全是那事。

五一没来那就只等暑假了。我告诉刘智林后,电话那头都能感受到他的失望。对他来说大抵真的从小就期盼来北京一次吧,生生等了等了快一学期突然就被告知不能来了。

我哄了又哄,觉得自己以后有了儿子都少的这样。

“那就等六七月的暑假或者八九月份,到时候奥运会也快举办,那时候来不更好。”我当时提议。

“奥运会,对举办奥运会来着。行,就这时候去!”他明显对这个提议很激动,我也松了口气。

我当时就觉得只有八九岁小朋友对首都却怀着一颗敬仰之心,没想到这家伙到这个年纪还那么赤诚。

“那我们就奥运会开幕式去,八月八号”刘智林根本抑制不住兴奋之情。

“好,就在当晚,我们可以跑到鸟巢的厕所里,听着奥运会开幕式的背景音乐,一起那个。”“当天不让进行不行”

“那我们就等别人散了之后”

没想到这勾起了刘智林极大的兴趣,嚷着一定要奥运会开幕式那天来。

我当时也憧憬着他能来,转眼也两个月没见了,真的想啊。这时想起来,他妈刘智林是我初恋啊。

不瞒你说真是日盼夜盼,盼着赶快暑假,想着赶快八月八号。想着到时候一起来北京他开心的样子都能忍不住乐。

五一刚过不到两周,刘智林给我打电话说他要回老家一趟。家里的楼盖好了,他爷爷让他回家,要办什么搬家礼宴。

“你真回去,请假怎么请,多麻烦,就因为盖好一个房子”我问他。

“我也不想回,我爷说必须回去,他看那楼比我还金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回答说。

其实我知道他也想回去。寒假的时候那个二层小楼差不多成了型,他故作漫不经心的说,盖得真快。现在想来真的很心疼,这个家伙从小就住在那样的土房子里,夏天多潮,冬天多冷。这些还好,小时候从不敢带同学回家对一个孩子是件多大的事。

你看,这个家伙终于能住上宽敞的房子了,又上了大学,又有了我这样好的老公。终于要走上康庄大道了。

我当时说让他趁这个档,正好多请假几天来北京找我。没想到他倒铁了心,说要奥运会期间再来。拿他没办法,我就没有再说。

“说老公再见”

嘟嘟嘟…给挂了。每次都是这样,我也习惯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得他一句老公。

之后躺床上想着,以后毕了业过日子就住他家那新房子,我太喜欢那个楼了。一开窗户就是绵延起伏绿色的山峦,空气肯定新鲜,再有几声鸟叫,简直是天堂。

这次电话之后,5月12号午休醒来大概三点。我心里总觉得不舒服,就打电话给他,想问问他新房怎么样。却怎么也打不通,一直关机。

而这个电话就再也没有打通过。

其实不在一块了也好。

和刘智林这家伙相处真是累,都两三年了我都还不知道他父母到底怎么就不见了。摸不清他什么时候高兴,什么时候又突然恼了。

想想,还不如当时不认识,但那时候被他鬼迷心窍了。那天晚上讲完鬼故事刘智林爬到我的床上,我当然没睡,半夜还等着泄自己欲火呢。等寝室都睡下了,我偷偷摸过去他那里。正舒服着,突然被抓住了手。我当时想着,完蛋了这货醒了,以我的技术还从没失过手,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我睁开眼看过去,果然一双眼正盯着我。我正不知道怎么办,这家伙的嘴堵了上来。

那是我第一次接吻,还是舌吻。

说起刘智林,八月八号那天我在电视上看奥运会开幕式时突然很是感慨。你说刘智林这家伙也够倒霉,回去住一趟新房就赶上地震了。北京没去成,我也白遭了几个月的罪省下那些钱。最主要是这样疼着,宠着,像儿子一样,最后一句老公都没得着。

他倒霉,我倒也觉得认识刘智林我也倒霉。你看自从和他在一起后,老是忍让着他。他走了之这些年又认识一些人,怎么着都疼不起来人家,谈一个分一个。最主要是对着其他人在宾馆怎么着也硬不起来了。

所以最后我又想着果然嫖客要遇上婊子才行,不然怎么着也不对路。就像朱栋非要遇着刘智林才舒服一样。

其实现在看来,我和刘智林在一块真没闹过啥矛盾,真称得上从头到尾全程高甜。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发生7.8级地震。汶川隶属四川省,辖映秀、绵虎、三江、水磨等八镇。】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