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
  • 未分类
  • /
  • 《全程高甜》(上)|“你到底脱不脱”他一脸不耐烦的问。

《全程高甜》(上)|“你到底脱不脱”他一脸不耐烦的问。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基佬的故事

我和刘智林算是嫖客遇上婊子,一拍即合。

高中我在县城里一中上学。

高二上学期住在同一个寝室的几个人已经混的熟的能互穿一条裤子了。五六个人从早自修去教室便一伙,去食堂吃饭一伙,去个厕所也要勾肩搭背的三四个人。班会上班主任阴阳怪气的说,某些宿舍拉帮结派,是不是给你们置张东北大炕你们,让你们一宿舍都睡也一块。

他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就勾起了我的歪点子。

我们水磨镇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乱力怪神的故事。我奶奶要是会写字,鬼怪文学史根本没有蒲松龄他老人家什么位置。待到熄灯之后我从上铺靠门的床上探出头问,有没人想刺激一下,听我讲鬼故事。这些人平常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一听我要讲鬼故事都怂了。

“怎么一个个都娘们唧唧的”我这话一说,几个五尺男儿脸上怎么挂的住。寝室里块头最大,脸又最好看的那位第一个嚷,你讲,谁怕似的。说这话的是王川。

深得奶奶的真传,我一个说长不长的故事下来得到的回馈就是:你妈逼的,老子今晚上是睡不着了。

“来,谁怕的睡不着,来老子怀里”我嘴上装作调侃,但不瞒你说这就是我这晚讲鬼故事的终极目标。这宿舍里随便来一个和我躺一块,我这一周的欲火都能消去大半。你别管怎么弄,我有我的法子。如果是王川,那就能消的一点不剩。

但他妈根本没想到,我话还没落音孙智林这家伙就话也不说爬到我床上了。然后还是平时那副面瘫的脸说,我有点怕,就和你睡一块吧。

我最初的目标是王川,就是次目标也轮不到他,没想到他那么赶着上。

“好,来吧”我把手电筒照在他的脸上。这一照不当紧,平时没觉得这个小胖子怎么样,细看也是细皮嫩肉的,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抱着睡大抵也舒服,就也没再赶。

等到之后我真的睡了这家伙并且发展成自己男朋友之后,我才知道他胆子特别大,根本不信这些东西。

“那你还说害怕,和我挤一块”我问。

“就是…想和你睡一块,不行吗”

“刘智林,我现在十分担心咱们俩”

“怎么?”

“像不像嫖客遇上婊子,这样两个人在一块”

“你要再说一句这种话,现在就赶快返回去”每次我说稍稍下流一点的话他就开始皱眉头,让我闭嘴。

我们在县一中上学,三周休息一次,我们坐同一班县乡线公交回去。快到三江镇,我就和他一起下车,走段路送到他们镇上。我们在半路下车,翻过一座山差不多半个小时到他们镇上。我们走抄近路,这里依山傍水的,景色也十分好,两个人走着四处看景也不无聊,一会就到了。到镇上,他爷爷开一辆摩托车在那个挨着棉油厂的十字路口等他。

几次我说想去他家去看看他都不让。之后他爷爷也认识了我,也说几句话。有次他爷爷招呼我坐上车去他家玩,我都坐上车了,他让我下去。他爷爷怪他说这样哪行,都加油门要走了。他转过头恨恨的语气不耐烦问,朱栋,你到底下不下。我不知道什么原因,但看他真的恼了。当时我也很生气,当着人的面这样过分了,没理他下车就走了。

其实当时对他也是恨不起来,一直这个德行。你都要觉得这辈子都再不理他,他又抱着你,脑袋在你脸上蹭来蹭去,一副可怜的样子。

其实他是个什么东西也只有我知道。我在寝室没人的时候多摸他两下都不让,路上趁没人摸摸脑袋都不行,一副十分正经的样子。但到我们水磨镇的枣林还有到他们三江镇一个山洞后面做事,都是他提出来的。

“去枣林被人发现了怎么办”我问他。

“又不是结枣的时候,人家去枣林干啥”他答。

“刘智林,你不觉得这洞里有点冷吗”那时候虽然夏天,但山洞里依旧冷飕飕。

“你到底脱不脱”他一脸不耐烦。

但是出了枣林、出了山洞人家就变了一副模样。我开玩笑说刘智林你技术有点差劲了,他就皱着眉头认真的和我说,朱栋,你别说当着我的面说这样话行不行。所以通过刘智林,我终于知道这个世界上一些人在同一件事情有着不同的态度绝不是在撒谎。

刘智林就是这种,在两个人亲热的时候什么都能干出来,各种姿势他也能想的来,但是过了这个点你要说他就和你翻脸。

我一开始还担心一个宿舍,我们的事迟早要暴露,我们要面临背叛宿舍兄弟情义的两个人。没想到我们平常几个人在一起,我和刘智林反而被大家觉得最陌生的两个。王川经问我,朱栋,你是不是惹刘智林了,我觉得他现在挺烦你的。能让王川这个粗糙的直男都能看出来他烦我,你们能想象这家伙在宿舍做的多过分了吧。之前还理我,不然也不能爬我床上去啊,但自从确定了关系,在宿舍里是根本不理我。我宿舍里喊他的名字根本不理我,其他人看的一愣一愣的。但出于长久室友关系,也都没说什么。

又是三周一次的休息,我们一样坐同一班县乡线公交回去。我在车上问他在宿舍为什么那样,他每次都不回答。我们俩其实在一块话也不多,有话也是我扯黄段子,他皱着眉头让我闭嘴。基本路走到一半,他就躺在我的腿上睡觉,紧紧握着我的手。他这样,我憋了两三周的气一下就没了。

当时我就想着这货变着法折腾我,我也要还回去一点。之后我就故意要和王川睡一起,他看到也不说什么。大概有了半个月,他晚上让我去操场问我想怎么样。

我说没什么,你既然想在寝室让人家看出你烦我,那我就当在寝室也和你不是那关系。我和其他人睡也和你没关系。他说,那也好,那出了寝室我们也没关系了。

反正就这样,我也不和他一般见识。这样也闹了几次,但每次都是我赶着和好,那时也是真的舍不得他。这样就上到了高三,俩人在一块也快一年了。

高三刚开学一个月就觉得他不对劲。之前虽然宿舍里不理我,但是周末我们一起去玩两个人还是很好的。特别是他总提出到各种地方做那事,我也是觉得他其实也很想和我在一起,只是那样的性格。

其实在他之前我和不少人发生过关系,和他一块之后我就老老实实的,没想着再乱来了。我是大大咧咧,也觉得大他几个月,多照顾他点。

但是高三开学两个月,不光宿舍里不理我。周末也难约出来了,甚至两个月都没有发生过关系。我问怎么了,也始终那两句话。其实当时也是没有耐性,慢慢也烦了。一次两次我惯着你,哪有整天不给笑脸的。

和他一起快一年很少能和他说些心里话,你腻歪两句他就开始不接你的话。我最忌讳的还是他一次次拒绝让我去他家,这不明摆着怕知根知底。反正之前我在我们水磨镇和男的睡觉绝不会让他知道我家的。那时也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觉得他大概就是想和我睡而已。两个人一块了,不说话,放假出来找个地就是一炮。

其实自己这样的性子,也不能理解他那样内向的人。当时就觉得那么久他就把我当炮友了,对我冷淡了,也是腻了而已,我趁早撤了也好。

当时已经决意分手,但是又不想明着说。又因为一直在宿舍里反而我们俩比别人生疏,他大概也没觉察出什么。我生日那天,几个人一商量下晚自习翻墙出去喝酒去。我以为他会不去,没想到也跟着来了。最后几个人找了个小餐馆,弄了几扎啤酒。喝了一会,都有些醉意的时候,也学大人似得开始说些烦心的事。几个人正高声嚷着,侯智林突然从书包掏出一个礼品盒递到我面前说,生日快乐。我一愣,当时也是铁了心要分开,何不就趁这个当表明。就也不接说,谢谢你啊,我生日向来不收礼物来着。现在大概也能想起那时客气的语气,对陌生人一般。

他可能根本没想到,也愣了一下,随即就把礼物塞到书包里没说什么。几个人都开始说着,栋,你怎么回事,都是一个宿舍几年的兄弟。

“你他妈怎么这德行,记仇啊,快收了”

我也不说话,大概大家也觉得气氛不对,就赶快翻篇了。

其实那晚回去之后也很是难受,但表面没事人一样。那周放假,我故事没和他乘一辆车。所以那个第三周放假的午后,我和刘智林算是正式分手了。

两天的假期结束返校的晚上,刘智林没来。

接着一周没来,两周没来…宿舍有人去问班主任也没个什么原因。其实那时候并不知道自己早已经舍不得这个傻逼了。这三周魂不守舍不知道怎么过来的,放假下午老师在班里问有没有人知道刘智林家里住哪,我举手说知道。

放学后老师说让我趁着假期到刘智林家去一趟,当时说服一样觉着自己不过按照老师任务,并不是想他了。就这样,我去他家找他了。

当我终于一路问到他的家里站到他们门口,看到刘智林从那间房子出来后,我一下愣在了那里…..

                  (未完待续…..)

朱栋到底得知了什么真相,两个人如何解除一直在的隔膜又如何在高考之际直到大学,进入零矛盾的高甜模式….
山洞啪是种怎样的体验…

两人结局又是如何

请看下次推送【《全程高甜》下】

发表评论